更多书籍>>>




书名:《和学生一起读诗》
作者:余文浩
出版: 海天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9年6月出版 定价: 22.5元
书号:ISBN 978—7—80747—578—1
内容简介:
《和学生一起读诗》是作为中学老师的诗人余文浩在中学课堂上进行新诗阅读的一种有益尝试,为拆除新诗和中学教育之间的藩篱所做的一种努力;通过作者的诗歌教育实践表明,当代诗歌是受到中学生热爱的,中学生需要接受新诗的美的熏陶和教育,青春如诗,诗如青春。
作品同时辑录了诗人近年来的诗歌评论和诗歌作品;分“和学生一起读诗”、“诗论”、“诗辑”等。
余文浩博客http://ywhssj.blog.tianya.cn

沈鱼:《羽毛的轻与重——读余文浩<和学生一起读诗>》


《羽毛的轻与重——读余文浩<和学生一起读诗>》
 文/沈鱼


 是相似的命运让我想为文浩,也为自己写点什么。当我写下“羽毛的轻与重”,我想到灵魂的片羽带着诗意的浮光还未得到安居,也想到物质与肉身仍在隐忍的生活中默默承受生活的折磨与重压。一个普遍性的主题似乎遥远,却如一日三餐提醒着灵与肉、生与死、爱与梦,提醒着故土、亲友与家园。

 文浩是旧友,常往来于硬骸,故略知其人秉性。发帖不多,回帖更少,似乎木讷,实则沉潜。此前,因为编辑《硬骸网刊》的缘故,往往偏重于选择好诗,注重文本。但事实上,写出一首好诗是一回事,通过读诗、写诗,通过文字与诗意的浸染而做一个好人则又是一回事。当年岁渐长,终于明白所谓“文章千古事”落到实处是一个做人的道理。诗者,器也。而如何为人处事,才是大道理。当你通过文字持久的浸染与清洗而成为一个明净通透的人时,诗退到人之后,成文的是诗,而立身的是人,所以,我关注于从一首好诗,观察作者的处事观念与生活态度,与我契合者,则神交之;与我不合者,则避让之。通读余文浩此书,正是把我平时对他的琐碎零散的印象拼贴起来,形成一个完整的完善的人,与我此前的印象重合,并加深刻画,得出结论:余文浩是一个沉着生活的人,一个诗意弥漫的人,一个心怀故土的人。当然,他生活中的朋友沉河所言更具说服力:他沉重的身体里有一颗永远充满诗性向往的轻盈心灵。

 以文观人,由三处可知:
 一、以传道之心和学生一起读诗;
 二、以同情之心细读友人文字;
 三、以悲悯之心倾诉内心悲欢;
 其实这也涉及到本书的三种体例,即其一是余文浩以“传道、授业、解惑”之心教学生如何读诗,并学习品味人生的诗意,感悟人生点点滴滴的悲伤、痛苦与欢喜。其二是他把自己对情感、对生活、对时代的切身感受融入到对友人作品的深入把握中,如此细读,真正是达到了文字与性情的双重互动与深度交流,如对四分卫、黄沙子、向武华、木杪、余笑忠等人作品的解读与体悟,由诗及人,评人论世,都有发人深省之论断,而又不落入理论术语的陷阱中,是一个诚实的阅读者与评论者,这一点,也是我非常认同的。他的一些重要的生活态度和诗学观念我觉得在《当代之声:非个人的喘息——余笑忠长诗<喘息>阅读札记》中表现得尤为突出,诸位细读,必有所获。其三,在具体的诗歌作品中,他向简体字的中国传统靠近,向理想的呈现的宁静诗意靠近,向琐碎的具体的日常生活靠近,向流水般安祥的语言靠近。读来令人喜悦,因为黑暗的现实困扰或坚硬的物质羁绊已在他流水般沉着缓慢的叙述中被解开了。他的诗体现了诗人对于传统文化的顺从,对于现实生活的顺从,既要诗意地生活,又要现实地生存,而不是一味地高蹈,或迷于文字的游戏与造句。在他的诗歌中,愤怒被慢慢消解掉了,人到中年,他已惯于承受日常,并借助诗意把人性照亮。

 前面我讲到“相似的命运”,既是普遍性的命运,也是个体生活的相似性。改革开放打散了省份与地域的疆界,使人能够到处去谋生、发展,但也使人丧失了物质的居所与灵魂的家园,如在《车行隧道》一诗,余文浩写道:“一个出走,一个归来/我们所经历的黑暗大致相同/能够忆及的就是车行隧道”。是的,我们都避不开“在路上”的命运,不管是普遍的物质生活,还是精神的流离失所。“庇护之所隐匿于乌有之乡/苦痛源于选择”(《述怀》)。在“出走”与“归来”之间,是两难的选择。在家乡与异乡之间,土地、语言与亲人早已换了容颜。“瞧:这身行囊/多么瘦”(《写实练习》)。“每天灰头土脸/…………/人人都按部就班/一座土筑之城已建到中间”(《每天路上》)。而在《鲜花遭遇马蹄》一诗中,他说,“你可以想象他从未出发,也永远不曾抵达”。“在路上”的困境大抵如此,生存的马蹄铁,仿佛奔波的宿命碰到了灰烬的结局,而“我已羞于说出当下普遍性的苦痛”。普遍性的痛苦在于,虽然我“无法回去”,但我也无法“撒手不玩”。话虽如此,仿佛绝望,仿佛“最后一个姑娘说出了离别词”,仿佛《牧歌》成为一首哀歌,仿佛“暗淡之物裹住光荣梦想”。但是,但是,“日久他乡即故乡,此地心安即是家。”唯有此句,可与文浩兄共同托举这迟暮的异乡。

余文浩,2006年8月底别过湖北的父母妻儿到达深圳。现在一所外语学校当语文老师,是中学语文高级教师,省级骨干教师。沈鱼,2002年3月底出福建诏安,到上海打工,2004年9月到广州某民办高校谋职,做行政事务,兼上点选修课。同是外出务工者,虽经历不尽相似,但心境大体相同。更因为是同行,教师,使我对他这本书更有了一丝亲切与好感。一般诗人写诗,大体悦已或娱人,小众口味,或近乎小文人趣味。但余文浩不仅写出了纯粹宁静的“普遍性”的诗篇,而且能将自己对诗的理解和对生活的体悟渗透到语文教学中,既给孩子们以美的享受,又在诗教中晓之以悲天悯人之情,教之以为人处事之理,这也是诗人责任之担当,虽不做金刚怒目之质问,却打开了孩子们认识真善美的天窗,也给年轻一代指引了一处浅蓝的诗故乡。


(《和学生一起读诗》余文浩 著,海天出版社,2009年。定价22.50元。)


2009-7-3 23:33 沈鱼,于广州花都集益水库旁

 
 
∧返回书目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03-2011 硬骸堂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