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惚书--致硬骸周年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作者编辑 ][ 版主编辑 ] [ 返回论坛 ] [ 返回主帖 ]

                              恍惚书--致硬骸周年

    犹记得是在10月初,固从成都游玩返家,恰暮晚,车行高速公路上,夜色一点点沉降,至模糊,至如墨,鼻息间有淡淡的炊烟味道。这味道极其遥远而亲切,是那中柴火燃烧的余烬,是久违的童年记忆,让人有太多感慨,有怀疑。这感觉在与龚纯与陈员外的会晤中已有提及。不想又再次深深体会,不禁教我多生了一些感怀:温暖,陈旧,激动而稀少。在这样矛盾又激烈的感触下,我一直把视线集中在窗外。而旅途困顿,妻小都已经在疲倦中睡着,醒来时,原野上已经彻底黑了。就仿佛小时在家乡简陋的院坝,看遥远处偶尔闪烁的火光一样,黑暗中飞快地有都市的灯火不住明灭,便在心下暗咏:鸡犬偶闻停行处,灯火明灭有人家。
    而故园也早已经荒了,依身在竹林旁的旧宅,那些雕花的窗,那几株门前的桃树及樱桃也已经败了。而那里,是我依稀记得的最愤怒和贫穷的记忆中的家乡。就好象曾经鼎沸的珊瑚岛,今已那么不堪,徒留些许记忆,些许欢乐。而生命也是那么公平,我重新有了新的家,也有了新的快乐的回忆。比如我度过少年时期的山西,比如,硬骸。
    风景一直在变化,而我也已经早不是过去的我,但是总有一些地方,被我当做自由安静的后花园,一直仁慈而包容地陪着我,我的困惑,我的挣扎,我的成长。这一样包括虚拟之地:硬骸。而这虚拟之地,并不乌有。在每个人的心里,他都有不同的样子和美丽。
    天再怎么黑,都会有看到灯火的时候,时间再匆忙,也会有风景更替的地方。可以让我放松,让我喜悦;会有更多的好人出现:四分卫,黄沙子,马力;他们是园子里不同种类不同颜色的花朵,让这个园子在四季保持不同的颜色和景致。正如庄主沈鱼所说:把一朵花默念十遍,他就是你的。
    是的,我已经念了不止十遍,我已经念叨了三年多。我已经沾染了他们的香气。
    我把这里当做我的私人花园,当做我的土地:是草,我要绿在这里;是花,败也要败在这里。就好象要下高速公路前,我对妻小说的:已经能看到家了。
    
2008-10-16固草字

本贴由阿固于2008-10-16 11:14:43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本贴标题:【恍惚书--致硬骸周年】

本贴跟从标题:

[ 查IP地址 ][ 关闭本窗口 ] [ 刷新 ] [ 浏览10185次 ]

快 速 回 复

用户名: 第一次发言自动注册,请您牢记密码 [帮助手册]
密码: 发言表情 作品性质
验证码: 为防止广告群发,设置了验证码,必填
标题:
内容:
音乐MIDI: 图片URL:
链接名称: 链接URL:
邮件地址: 声明:发言请遵守 中国法律

(C) 2001-2009 硬骸堂中文网 版权所有
沈鱼作坊 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