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骸五岁   (老天我竟然把这篇文章给删了)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作者编辑 ][ 版主编辑 ] [ 返回论坛 ] [ 返回主帖 ]

硬骸五岁

知道硬骸是在什么时间?我完全没有记忆,当然,一定是在五年前的某月某日----硬骸庄主沈鱼发了个帖子,告诉大家硬骸五岁时,这才明白不知不觉中我在硬骸已然成了仅次于硬骸堂主们的元老之一了。

五年了,时光居然如此不给面子,非让这1800多天在我的印象中模糊而清晰。模糊的是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我在硬骸究竟是以什么方式在玩耍?清晰的是,五年来在硬骸结识了一批过去只知道名字、现在可以偶尔交流一下、或者悄悄欣赏心目中认可的诗人。别误会这些拗口形容,事实上我的确是在准确描写这个让我好一阵回想的问题。

似乎与在书房当差时差不多少吧,我在硬骸总象是个不入主流的人:不善诗歌、不作诗评。在诗人云集处和这些摆弄文字、玩转排版的人混在一起,想达到拍肩搭背的境界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不是别人不待我玩,而是我完全不知怎么用文字和大家在同一层面上交流。好在硬骸的堂主们都是亲爱的故友,这三位重量级人物总会在我出现时及时打声招呼,给我一个他们是主人我同样也是主人的良好感觉。我知道自己的分量其实很轻,也明白在一个网络诗歌论坛里,举足轻重的人与事该在何处,正因为如此我才倍感无论在什么地方,情谊一定是高于一切的。尤其是硬骸这个随性而开,随意而聚的地方,必须有的文字只能算在其次,摆放在第一位的,永远是人心底最柔软的情感。

我固执地认为,在硬骸如果没有情的存在,就不会有这么多诗人把这里当成自己家的后花园。后花园是什么概念?休息闲坐处、安静读书处、随意玩耍处、且歌且舞处、赏心悦目处、装扮鬼脸处、悄拿大鼎处、眉来眼去处……。多少论坛希望达到的这个效果永远而不能,原因就是这些让人留恋的理由总也不能具备,起码我是这样的认为。

早年因故我消失网络二年多时间,回到网络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为沈鱼生日即兴写了一首诗,不善诗歌的我自然写不出什么好字,但诗里描写的事情,偏都是硬骸走过的网络之路。把诗歌搬过来重新发出,不失是个庆祝硬骸五岁的讨巧做法,所以,请大家容忍我的惰性,更要容忍我诗歌创作方面的极端不才吧。


        素描硬骸文学网
            ----祝沈鱼生日快乐!

      沈园里陆游和唐婉的词没了,水井、
      鱼塘和土丘,一段段残垣如同硬骸。
      生在一截宫墙传情的历史,哪比的了
      日新月异的狂草隶书来的酣畅淋漓。
      快诗慢文低吟浅唱,你哝我哝,
      乐趣横生仰天大笑,摔盏长醉。
      白锻一袭泼上绿丝几许,欲将那
      云海点缀。墨笔端砚前稳神倾听:
      祝歌软语音碎,竹弦弹拨才止,
      贺兰山的汉子便飞身跃马,踏鼓饮马川。



本贴由白云于2008-10-19 11:33:35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本贴由版主于2008-11-3 15:59:38修改过

本贴由白云手下于2008-10-22 9:36:28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本贴标题:【硬骸五岁 (老天我竟然把这篇文章给删了)】

本贴跟从标题:

[ 查IP地址 ][ 关闭本窗口 ] [ 刷新 ] [ 浏览14471次 ]

快 速 回 复

用户名: 第一次发言自动注册,请您牢记密码 [帮助手册]
密码: 发言表情 作品性质
验证码: 为防止广告群发,设置了验证码,必填
标题:
内容:
音乐MIDI: 图片URL:
链接名称: 链接URL:
邮件地址: 声明:发言请遵守 中国法律

(C) 2001-2009 硬骸堂中文网 版权所有
沈鱼作坊 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