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作一些

[本帖为旧帖存档,请点击此处链接到新论坛发帖]

近作一些

《痛:给虚构的或真实的春天》


1、
白色药丸
更像一粒粒春天
带给我们希望——
当这些虫子
在阳光下咀嚼我们的皮
和肉。啊,我们撕开各自的胃
掏出多年的饥饿
和欲望


(这些虫子
在我们缺钙的骨骼里
躲过了一场场雪)


用苏打水浸洗过的
晚年,晾在春天的树梢
像一朵
刚刚开启的小花。还有这些
深藏多年的癌症
现在显得多么仁慈——
我们伸出去的手
在黑暗中
找不到一根
足够强硬的拐杖


2.
尚未说出的句子
梗在内心
隐隐作痛。我们小小的触角
在不着边际的交谈中
慢慢萎缩——
我说:要有光。而你更像只猫
躲在黑暗中
独自冷笑
用一副长满蛀虫的牙齿
歌唱春天
健康的乳房


我说:我饿。
我说:我找不到
可以切开果实的刀子。
啊,这些坚硬的表皮
多像我们的城堡。而你
只是一个孩子
住自己堆砌的积木房子
和玩具狗说话
小心翼翼地
从不提到你的孤独


3、
这个下午
在你跑调的抒情曲里
慢慢刺入睡眠:门口倒贴着福字
钥匙
在谁的手心转动?


天黑之前的脚步声
格外响亮,像舞动翅膀的蚊子
飞进乡愁。
春天隔着一扇门
抚摸死者体内的花朵——


哦,他毕生追求的
这些花朵,现在开得多么鲜艳
而孤独


《我们的风筝》


风在吹啊,也不见你
回来暖暖手脚
这些水稻
长得多么柔情
像你的爱情在水里面漂
“找不到花朵
怎么赎回
我们的新娘?”
你背着一把锄头
整天看看水,望望天


风在吹啊,也不见你回来
添些衣服
一些事情就像这纸做的风筝
长长的线拴住了你
和一身的病痛。
它要飞就飞吧,你却这样
仔细地牵着
像牵着不听话的孩子——
左手累了
就换到右手
右手累了
再换到左手……
2005.03.10.


《少数人的夜晚》


那么多车辆从眼前
飞过,我没有看见你的脸。
随便打开一扇门
就能提前抵达宴会,而我没有
看见你的脸。每条路口的红灯和绿灯
交替为我们的肉身
打开一个个缺口,而我没有看见
你的脸。我们围着黑夜
和你捉迷藏,被同一个影子
追赶。我们四处逃散
像被风吹落的花朵,落地之前
早已萎缩。而我看不见
你长满麦子的脸,像夜色一样
铺满了大地。


哦,我需要怎样
才能逃离这些华丽的灯火
抵达内心
真实的黑暗?你饥饿的子民
一万次打开你的诗歌,打开你
深藏于良心背后的桔子。
“我走到了人类的尽头……”,你说。
哦,可耻的轮子,你带着我们
要去向哪里?当这个世界
在黑暗中变得逐渐软弱
你从人类身体掏出的诗歌
只能点亮
少数人的夜晚。


你从人类身体掏出的
十个海子。你从人类身体掏出的
十个伤口。
哦,可耻的轮子!你要把这些
带去哪里?你要把这些
玻璃般易碎的身体
这些来自诗歌的疼痛
带去哪里……

本贴由阿鲁于2005-5-27 22:15:17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本贴标题:【近作一些】

本贴跟从标题:

[ 作者编辑本贴 ][ 版主编辑本贴 ] [ 返回论坛 ] [ 返回主帖 ] [ 查IP地址 ][ 关闭本窗口 ] [ 刷新 ] [ 浏览1069次 ]

(C) 2001-2009 硬骸堂中文网 版权所有
沈鱼作坊 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