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侠笔记

[本帖为旧帖存档,请点击此处链接到新论坛发帖]



1.
草木之秋,山川渐渐凛冽。昆仑被雪,一日黄昏
瘴岚暮霭缭绕弥漫
闭目穿行于身体的黑暗中,我只得摸索着前进
然而再不能遇见身披月光的铃姨。

怅然醒转,望长空寥阔,月亮由西南方升起
又被乌云慢慢涂抹干净。


2.
他们在山谷烤火,耳语,无边暮色四合
天空下
好像只剩下火光映照的他们几个。

我本无需逃避,却又为哪般西北行百七十里,进不周山,不期然
到了诸英地盘。往事纷纭,我记得她的玉臂
尘埃中一丝甜蜜,永恒露水情谊。


3.
是的,我摸过小春姐姐的青丝、黛眉、大耳垂
直至樱桃小嘴。
绵绵不尽的秋雨,带来一场又一场飘落的湿树叶。

暮年又一秋,胡乱置一壶酒
于菊花间独坐
是生是死已无须挣脱,我只体验我的寂寞。


4.
虫豸们在大地上爬行,有时也用翅膀飞过一段路程
活着,免不了歌唱,争斗
掉一只胳膊。

小薇呀小薇,你嘴唇甜蜜、阴户潮湿
知道了我是什么样的浪子。
一别三秋,你仍住在你的故国吧,而我已飘到了汴京以西。


5.
有时在草上飞,有时在浪中行,江湖并无温暖
为何我要赶往一场生死聚会?

有人在树枝上歌唱,有人在船中吟对
剑鞘悄无声。
夕阳照我,怀念着一个,或几个人。


5.
天空一开始一片昏暗,后来有点点蓝
而村长的镜头还未感光
而明姨的小兜兜还未系到身上。

被雨水打湿的石头镇,吹着十二面酒旗风
拔剑四顾,剑锋有点点蓝,蓝得有点点孤独
而孤独从来没有对手。


6.
那花和尚的身影只是一闪,即刻遁形,远去
转眼望,周遭天地空蒙
开着的海棠,也显得容颜旧了。一个姑娘家家,后头跟着一只嘎嘎而行的小鹅。

泛舟洞庭,立船头,披霞光簑衣
登君山而浩叹:我老了,快慰的心情不能坚持得太久
现在一片落叶就可以将我打伤。


7.
平日里寂寞并不显眼,只是抱着青玉案打瞌睡,一只红鲤反复出现
似乎期待捞上岸来变得干燥才好。阁楼里的红橘小姐
习得针黹女红,诗词书算,披上嫁衣前母亲大人
又亲授以闺房秘宝。

我摸过红橘的小手,与胳膊
哽噎难语。纵有千万般出类拔萃,我也讨不得二三老婆。早年的暗伤发作起来
让我渐次明白,我早已病入膏肓。现在写几个字
预备将死之日对她有个交待。


8.
月明星稀之夜,她的身子如何的皎洁
那是十年前?多少次辗转反侧
梦见她饱满坚挺的乳房,跳跃在手端。

而今凭一叶孤舟,横于偏僻荒芜的江苏
荡漾着与往日不同的波浪。
剑器化为乌有,仅握一长篙在手。远方落霞汹涌,呼啸而贯长虹。



2006-11-22
本贴由作者于2006-11-22 17:06:40修改过

本贴由性侠于2006-11-22 17:00:22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本贴标题:【性侠笔记】

本贴跟从标题:

[ 作者编辑本贴 ][ 版主编辑本贴 ] [ 返回论坛 ] [ 返回主帖 ] [ 查IP地址 ][ 关闭本窗口 ] [ 刷新 ] [ 浏览1193次 ]

(C) 2001-2009 硬骸堂中文网 版权所有
沈鱼作坊 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