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海棠2006年诗选集《余视》

[本帖为旧帖存档,请点击此处链接到新论坛发帖]

《缓》

你渴望淡水湖般的蓝
缥缈
从淡水湖水面轻轻地
轻轻地
轻轻地而上
接近云朵而在云朵边鄙的地方
就那么的常时间看着我
看着我
看着我
时间长缓,足可以看到孕育出的生命
长大、恋爱、婚育
和深深地怀念着一个人而死去

2006.02

《最后一场雪》

仅因渴望对白色的遐想,我退回公元1995年
城北的堤坝上,我的三轮车夫神情忧郁
不停地回头看我
那时我梳着齐发,素眉
缩卷在帘蓬内。我其实很想开口回复他:
可以慢下来。但始终开不了口
我不能开口说话
我不能告诉我亲爱的车夫我将在某个时刻离开
要他等待书信

2006.03

《微音》

阵风吹来时,我知道
一个我期待的场景即将复现:那时你打着雨伞
打手势要我快下楼来

2006.03

《桃花事》

第二天,我依然躲在二楼里喝清茶
看十五丈外的桃花园粉成一片海
看你满足的生活着
你的孩子们欢笑,围着你奔跑
她们贪婪,不停地要求你扮鬼脸
做这做那。你笑弯了腰
像孩子们一样口齿不清
背诵着早年写下的桃花词

2006.03

《日光海滩上》

那时我正祼足被海潮追赶
丰盈的湿砂带越来越窄
有珊瑚枝调皮地往上爬
想要超越我
然后笑我
湿了裤角
被风撩起了对春天的构想

2006.02.24

《妈妈》

遥远的耳边
妈妈喋喋不休地形容雪花飘下来的样子
未了,没词了
她问我
可还记得小时候养的一对白鹅?
说雪花从窗前飘过时
就像我摄手摄脚
去捉白鹅
而白鹅腾起
带着鹅毛纷飞
然后有几朵飞的较高的
等世界安静了
它们才缓缓地
轻轻地
悄悄地
来到人间

2006.01.27

《水涨》

洪水奔腾的季节,妈妈在上游
张望水涨。她的孩子们还都没有归来
眼看着天要黑了
她为难要不要把这事告诉菩萨

2006.07

《一路向东》

一路向东,一路向东去
看沿途的风景,看风景中向东去的人群
辅道上人们大多手牵着手。儿子骑着父亲、游泳圈骑着儿子
男青年骑着橙色的自行车、女青年骑着蓝色的自行车
或者并行,或者追逐。我骑着雨后白云
我们一路向东

一路向东,一路向东去
在路的尽头,海滩上停下来
在这里我们迷失了方向,太阳不下山,北斗星不出来
细沙将包裹我们去年的忧伤小脚

2006.07.03

《怀想》

常温27度,你的乡村河鸭成群,
把秋天荡漾成枝头上的一枚果实。
你赶着羊群,
朝秋天的腹部走,在我看来那像极了白纱巾
被风吹到了原野之上。

我就是你看到的那个姑娘。
那时,她挽着恋爱,
坐在高高的山坡上。

2006.07.13

《副词》

秋天,你回家的那条小径上
熟草听取你的脚步向前伸延。她送来灯火
温暖的期待,和那即将落下的昏黄太阳。
亲爱的,别孤单,晚风吹抚你的时候
月亮已在窗前,
下面的红扶郎繁茂似锦。
一如我心头生长的思念。

2006.11

《在秋天》

在秋天,清晨的时候
太阳经过树梢
照在你的窗前,如果有相思
就让你心爱的白鸽子把它带到
微风习习的桦树下

那里有你宠爱的猫咪,它端坐着
等你一起漫步

2006.10

《远处的山》

远处的山在雨晴之后安静极了,一动不动
它面向南,晒着太阳
仿佛准备开花

2006.10

《阳光下》

阳光下,芦苇静止不动,
一动不动,泛着银光
像秋天里谁的模样
在记忆里哀思。她多想像一只欢快的小鸟
向窗外明媚的阳光里飞去,向远方朦胧的霾色里飞去
然后沿着海岸线
一路折回到村庄旁边那条去田野的路上。

2006.10

《男孩》

他棕黄的头发偏塌着,
汗水止不住地顺着往下淌:他停了下来,
晌午的倒影紧贴着他的脚后跟喘息。
小海豚,
从蔚蓝水域里游上岸的小海豚
正南方有什么,让你这般惆怅地呆望?

2006.07.20

《暴雨来临之前》

暴雨来临之前,风旋拧着向上,
把高耸的树群吹成草原,
露出牛羊。

把地上有梦想的孩子吹到天上,
他们拿着皮鞭,
一会儿让树叶集体泛白,一会儿让汽车装扮牛羊。

2006.07.13

《此刻》

一只白鸽飞去明媚的窗外,被白云怀抱着;
而在此之前她的怀里已经有楼宇、绿玻璃、树的影子
和浩瀚的大海。因为她的博爱,
我在想,我要不要变成另外一只鸽子?

2006.07.01

《第五棵芒果树》

它静立不动,它还不想落叶
周围玩耍的孩童向它掷石子
它也一动不动。就是要一动不动
风来了也一动不动
雨来了也一动不动
山洪也了也一动不动
海水涨上来也一动不动
理想毁灭了也一动不动
不相爱了也一动不动
就是要一动不动
如果太阳不出来,白云不飘来,蔷薇花不开
没有自由,我宁愿一动不动

2006.05

《静物》

我有太多的不能言说的形容
不小心流露到窗户外面。麻雀的家园
淅沥沥的下着小雨,我多次提到“不忍心”
你说,那无用,生命还是会自然走向死亡那一边
或者会有一些挣扎。呆滞的妈妈的眼神
内有一条翻腾的黄河
“是谁把生命送来又带走?”

每个生命只有一次
悲痛不是我无能力形容
只是形容时太难开口
那样,妈妈也会听到的

2006.05

《麻雀妈妈》

麻雀妈妈站在雨里,跟芒果树站成一排
雷雨如果不停,她脚下的泥土将会继续流失
草地就会随着往下陷,她的孩子就会往下陷
她想要往下陷,跟孩子保持着同样的速度
那样,她就可以用嘴再一次把孩子从水洼里救上来
芒果树无需往下陷,她的孩子们都在她的肩上
她想要往下陷,因为她的孩子躺在她的脚下
如果可以,她想要比她的孩子更快些往下陷
从她紧闭的嘴里,不难看出
她多么害怕她的孩子还像个胆小鬼
总害怕天黑后妈妈不在家

2006.05

《雨后》

雨后的天空湛蓝,充满氧气,
我的金鱼们在上面畅游,吐泡泡。
一些在之前死去的,纷纷苏醒过来,白肚皮朝下,
悠然地摆动尾鳍。
我欣喜不已,牵着我的小女儿奔跑,
教她展开小裙裾
在空中开出一朵朵粉红色的花。
我还会教她歌唱,
教她怎样在平淡的日子里热爱上重复的生活;
长大后,可以偶尔怀想童年但不要悲伤。

2006.05

《越过蓝天》

如果可以不说话,而白云知道,
这个世界应该是欣慰的。
她时常遇到有孩童在唱歌,一边并不和谐地摆动躯肢舞蹈。
她们个个纯真,容易相信别人。从她们透亮的眼睛里,
她看到事情复杂的过程;看到自已一天天的长大——
如何从信任到怀疑,到心甘情愿地去信任自己欣爱的事物。
说到痛苦——
喔!痛苦是那么的微不足道,抑郁毫无实用,
如果空虑,不如假设有对翅膀可以飞越蓝天,
在那里种植稻谷和蔬菜。

2006.04

《小鸟一只脚》

乡村,暮晚。我在的村庄槐花纷纷扬扬
散落在跳绳的小姑娘们身上。她们认真告诉我快乐的口决
说“小鸟一只脚,小鸟一只脚,左边,左边……”
我亦认真地学习快乐,说,小鸟一只脚,小鸟一只脚,左边,左边……
她们说,不对,这会该是“右边,右边……”
我依然认真地学习快乐,说,小鸟一只脚,小鸟一只脚,右边,右边……

2006.04

《孟庄行政村孟中自然村》

她大多时候被太阳笼罩着。晌午的时候,
孩子们歇息在阴凉处,停止嬉耍;
草木照常发芽、生长,并不像孩童般喜欢炫耀
功劳。
因为所有物体的影子都在这个时刻歇息(不向东或向西生长),
我看见童年时的模样调皮地显现出来,
我那么矮,桐树那么高,小河那么长,
麦田多么辽阔……

2006.04

《情书》9

这是怎样的日子呢?
——我忘记了写爱情诗,好些软绵绵的话只想想就算了
懒得记录下来。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
我躲在二楼喝清茶,不想跟十五丈外的桃花园牵扯下去。而桃花园的男主人
此刻只忙着剪枝、嫁接、喷撒农药
满足地过着眼下的日子。

2006.03

《情书》10

亲爱的谁,如果这会你正有空
可否请求你走下楼来
晒晒太阳,随便牵上你的猫咪
其实也不一定是猫咪,只要是一个宠物就成
一个你可以任意去爱它,亲抚它身躯的事物
比方说春天、心事……或者是一段没着没落的情绪

我们不必相互交换什么,你可以就坐在我右边的草地上
一直了望溪水  

2006.03

《倾斜》

下午,阳光倾斜。群楼顶上一只飞鸟试跳
一支独舞。偶尔停下来调整红舞鞋
构想,以及雨的天空
她想:云朵应该更白些,天空也可以更蓝
像姐姐的百褶裙,像姐姐思念的眼睛
而这时,姐姐的思念一定像阳光一样
不停地向东生长

2006.04




感谢上苍,感谢四分卫,感谢这点滴的恩情,我惭愧,我无以回报。我爱你,四分卫。

BLOG

本贴由旧海棠于2007-1-18 14:22:32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本贴标题:【旧海棠2006年诗选集《余视》】

本贴跟从标题:

[ 作者编辑本贴 ][ 版主编辑本贴 ] [ 返回论坛 ] [ 返回主帖 ] [ 查IP地址 ][ 关闭本窗口 ] [ 刷新 ] [ 浏览1241次 ]

(C) 2001-2009 硬骸堂中文网 版权所有
沈鱼作坊 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