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五首

[本帖为旧帖存档,请点击此处链接到新论坛发帖]

《窥视》

放大,或者缩小
望远镜看见了上帝的袍子
绣着某些人的幸福和毁灭

我在楼顶上咳嗽着未来的星光
吞咽着世上的钉子
有意镇定仰向月亮的面孔

有一刻我还下降到楼下
在月光的照耀下,去超市买一盒香烟
绕过一个形影孤单的人

因为不理解他的速度
我放慢了惊惧的脚步
感觉到蚂蚁的迟疑以及一具外壳的哆嗦

《天使》

房子外面,火星在头顶
它在你头顶上叮咛,你管它叫天使
望远镜倒过来:
火星在炉子里放火,跳舞
还看电视里的小人儿演古装肥皂剧
把人物越演越古怪,在骨缝之间迟疑
其实作为使者,你不关心这个
你的任务就是去窗外铲掉一些山顶上的灰
种植一些绿色植物和高大树木
并听从指示
取些冷黑的灰,夹在抽屉的书籍里
作为纪念
接着去阳台,阅读,阅读——
给铁皮房顶增加一些做梦的感觉
去看桃花在伊甸园开得心慌意乱
香气之大,令人恶心
你能理解的是:那种气味已在世上最大限度的散发开来
绝不会叫一个人轻易死于诱惑时代

《关于影子这件事》

你空着袖管,进入屋子
把影子留在外面
但你不知道这件事,正走向墙的暗面
对桌子的注意使你
忘记了去敲打别的器皿
而你听到恢复了直觉的镜子的喊
你在反复虚构一个人,代替你回家
哄孩子睡觉
你没有马上在妻子身上动手
去把梦想的海盗领回
你经常远距离的依赖影子,磨着肉体
黎明时分
就把肉体倒在有毛玻璃的大街上

《武禾场的黄昏》

一切的黑都终于落定
落在寨子的耳朵里
我早先听闻奶奶她不会回来
我站在公路上
目击一棵被雷电轰倒切口泛黑的地方
我心想许多活物在离开时一定都曾回过头来
仿佛在镜子里嗅到一丝熟悉的人间气息
我被那气息抓向一片高山地
不敢动弹
血液依然在血管里震颤,河流在土地尽头消失
蘑菇在山中的喊声微弱
其实它们撑开身体,长得正旺

《黄昏,邻村雨前》

黄昏
一群红老虎在村外奔跑
渐至被山坡遗忘
坐于村北干草垛上的那个老男人
把烟叶添满烟嘴
然后舔了舔干涩的嘴巴
投影在他脸上,仿佛剥开岁月痕迹
他往村庄相反方向的尽头张望
荞花连绵,气温尚好
一个国家五十年没发生什么大事
内部就有器官失调
就有灵光乍显的豁嘴站在房顶上
吹散一群麻雀
它们像黑灰一样的远远落去
他们懒散的看着它们,张开口
他们始终张着漏水的口
就像终年漏雨的瓦槽
好象要喊叫什么,一抬头
想到时间这么个仪器
突然要撕开天空
仿佛衣衫单薄的灵魂在一口井里
搅动半截身体
半夜被挂在莫名其妙的榆钱树上
想到生死来路,想到信仰
而他们所知道的高高在上的信仰
是一本有关梦呓的书
他们看惯了那些被鬼怪控制的人的
诡异舞蹈,这是村子里最后一只艳丽的蝴蝶
甚至可以告慰活者和死者
有时候他们借用别人的空虚活命
偶尔的好心也去探望村尾矮坡下的
那片淹死过许多人的泥水大泊
在这面生死交往的镜子前
他们渺小的身子抖动
好似在祈祷什么
过分蚕食,天性暴露
却照见自己弯曲,悲伤自己无力
也渐渐,逢年过节之后,忘却自己
这时,恰逢邻村大雨一片北移
他们在雨中任意漂浮如一浮木


本贴由何武东于2007-5-31 23:34:45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本贴标题:【来五首】

本贴跟从标题:

[ 作者编辑本贴 ][ 版主编辑本贴 ] [ 返回论坛 ] [ 返回主帖 ] [ 查IP地址 ][ 关闭本窗口 ] [ 刷新 ] [ 浏览898次 ]

(C) 2001-2009 硬骸堂中文网 版权所有
沈鱼作坊 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