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余鉴兄弟的三篇随笔,介绍一哈泸州:《风过泸州带酒香》

[本帖为旧帖存档,请点击此处链接到新论坛发帖]

             《风过泸州带酒香》
    到泸州的时间不可谓不短,前前后后竟然有三个多月的时间。早知道泸州是一座以酒闻名的酒城,这次自己还是生平第一次到泸州。泸州的市区房屋主要应该还是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建筑风格,老城区城市的布局稍显凌乱,与重庆1980~90年代的建筑比较相似,当然规模要小得多,而且地理环境也与重庆市中区差不多,老城位于沱江和长江的交汇处。
    一次在乘214路公交车过泸州三星街附近时,空气中竟飘散弥漫着阵阵浓郁甘醇的酒香,估计应该也正是老窖开窖的时间吧,于是便想起了胡耀邦当年留给泸州市的“风过泸州带酒香”的佳句。身临其境,体会更深,加之如今时兴“工业旅游”,到得泸州,岂有不到“国窖”参观游览一番的道理?
    临行前的一个中午(泸州人的作息时间是下午3点上班,6点半下班,而“国窖”的参观截止时间是5点半,所以只能利用“午休时间”参观窖池),自己从大山坪打的前往位于三星街的国窖广场,只见广场中立有一块由李铁映题词的“中国第一窖池”巨石,在旁边的售票处花50元人民币买票,导游小姐领我绕过巨石,步入厂区,一幅长达百十米的巨幅石刻浮雕向人们展示了不同时期泸州老窖的生产历史……
    在国窖池生产车间的旁边,有一眼用石栏围砌水井,水井旁有一巨大石龟,龟背上驮一石碑,上书“龙泉井”三个大字。据导游小姐介绍说,泸州老窖公司的1573系列酒至今仍沿用龙泉井水酿酒,而如果在石龟的头上摸一下,酒量见长,摸两下心想事成,摸三下又如何如何……耐着性子听完导游小姐的介绍之后,终于能够有机会进入1573系列酒的国窖池生产车间现场参观了。
    车间生产现场是一个大坑,周围用玻璃墙体拱卫,参观者只能够远远隔墙观望(之前听朋友介绍说,几年前竟然有一位日本游客在参观时,看似不经意间抓了把窖泥准备带走,被现场的陪同人员所在制止并差点引发一场‘国际’纠纷……可能是从那时起,游客就只能够象现在这样隔墙观望了……),坑底有48 个被窖泥密封的窖池,据导游小姐介绍泸州老窖的窖池应该有96个。由于最早是一对施氏夫妻在此酿酒,因此窖池一般用的是鸳鸯池,即在窖泥下面都是掩藏有两口窖池,每口窖池深2~3米,窖池年代最久的共有4口,系明朝万历年间窖池,并且沿用至今。因为现在是密封发酵期,所以车间里面空无一人,生产工人据说要到9月中旬才开始上班。
    纵观整个生产车间,光窖池就占了车间85%以上的面积,据介绍白酒的生产大致要经过上甑、摊晾、发酵、蒸馏等工艺(具体工艺由于在车间不能拍照和设想,加上导游滔滔不绝的介绍,自己都懵了),除了蒸煮使用天然气外,其他工艺都是人工操作。在现场笔者还看见三辆体型巨大的“鸡公车”,听导游介绍,在国窖车间从事酿酒操作的工人,最起码得有三百斤以上的毛力,因为此“鸡公车”较之其他的地方的“鸡公车”起码要大出1.5倍以上!“鸡公车”在此的作用主要是运送酒糟等……

                 《尧坝古镇掠影》
    上周末,自己利用工作之便去了趟位于泸州市合江县的尧坝古镇。
    吃过午饭之后,从泸州市区出发,经过大约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便来到了到的时候是下午两点多钟,天空中不时地飘洒着细雨,给这个川南的古镇平添了几分美感。
    古镇虽小,但在当地的名气颇大。不过长约一里路的老街,却出了两位名人,一位是著名的美学大师王朝闻,另一位便是著名大导演凌子风。数十年前,两位名人曾经都是沿着一条石板铺就的老街走出我们四川,投身时代的洪流。
    关于王朝闻老先生自己是知道的一些的。他曾经在延安的鲁艺执教,好像还做过鲁艺的校长。著名的毛泽东的浮雕像就是出自他的手笔,文革时大多数国人所佩戴过的毛泽东像章多数都是以他老人家的雕刻为蓝本制作的。文革时发行量最大的《毛泽东选集》也曾经采用过这幅浮雕头像。
    进入古镇右手的第一户人家便是王朝闻先生的故居。
    看得出王朝闻家当年的家道在当地应该算是比较殷实。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便是王朝闻他家的厨房很大,房内竟然有一眼水井,这在当时的生产条件下简直不亚于是用上了自来水。王家的厨房至少能够同时供应二三十人的饭食。虽然不能称得上是钟鸣鼎食人家,但就规模论,至少也超乎寻常百姓人家。
    与厨房相邻的还有猪圈。这猪圈也与川东南一带的农家猪圈有所不同,并没有像我老家重庆农村那样与茅厕相邻。
    从王朝闻故居出来,沿着石板铺就的街道再往前走不远,便是著名导演凌子风的故居。看得出凌子风的家境显然跟王家不在一个层次。虽然如此,一条不过数百米的街道居然出了两个上世纪的文化名人,这不能不说尧坝古镇这个地方可谓是人杰地灵罢。
    古镇的街道保留应该还算比较完整。近年来的一些电影电视剧往往也多选择尧坝出外景。甚至连根据李劫人的小说《死水微澜》改编的电影《狂》,本来是描写上个世纪初成都天回镇的故事,外景也选择在合江尧坝。此外,根据作家苏童的小说《米》改编的电影《大鸿米店》也选择在此地进行外景的拍摄。
    古镇的老街上还有一家当铺,广东人叫为押行,也给我留下了较为深刻的印象。因为在我眼中,中国的典当行业应该算是中国最古老的金融业了。

                     《泸州有条滨江路》
    滨江路,相信对任何一个临江城市而言都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名字,但是把泸州的滨江路作为该市的名片和融入泸州当地市井文化的媒介我认为她应该是当之无愧的。
    泸州,地处长江与沱江的交汇处,她的地形与同处长江边上的下游城市重庆有惊人的相似之处,素有小山城之称。
    在中国乃至世界的版图上,但凡主要的区域经济中心城市,大都沿江而建。道理其实非常简单,在远古时代,由于陆路交通不便,人类多依赖水路运输,而临江建城则可以假舟楫之便。尤其是在两江或三江交汇的地方,更容易自然而然地形成商品的集散地,久而久之就自然而然地演变成为城市,估计泸州城市的形成也是基于这方面的原因。
    听泸州的朋友介绍说,滨江路与成都的春熙路相仿,是泸州市的步行街,也是泸州美女云集的地方。
    走在滨江路上,发现朋友所说的似乎有些言过其实。或许是因为时机不对的缘故吧,严重所见的能够称得上是美女其实并不多,但滨江路的饮食文化和人文环境以及美丽的景色还是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泸州的滨江路,其实主要是沿长江之滨自然形成的城市休闲娱乐一条街。街道的两旁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它们挡住了夏日对滨江路的直接照晒。在林荫道的一边是酒吧、茶坊、KTV歌厅一家紧挨一家,绵延数里,直至与沱江的交汇处。街道的另一边当然是面临长江。沿着石阶拾级而下可以下到长江边,这里更是别有一番景象。沿江滩停泊着数艘经营水上河鲜餐饮的画舫,也还有从市区江阳区到江对岸茜草区的轮渡。茜草区主要分布有几家重型的工业机械企业,估计是受上个世纪70年代当时“深挖洞、广积粮”战略思想的影响,这些企业分别从我国的沿海或东北重工业基地内迁到三线的大中型国有企业,自己可惜一直没有机会乘渡船过江到茜草区去一探究竟。
    夏天选择在绿树成荫的滨江路沿街茶坊小坐,泡上一杯清茶,买上一份报纸,从兜售的小贩那里购上一袋水煮毛豆角或是花生,花钱虽然不多,却足以尽享一份属于自己的悠闲;或许你也可以邀上二三好友,选择在滨江路的茶坊当中沉湎于方城之战……在茶坊中打麻将在四川各地可以说是非常普遍的现象,泸州亦不例外。当然,近年来“斗地主”的纸牌游戏也深为年轻人所青睐,而年长的人往往还是喜欢中国的国粹——麻将。
    与滨江路齐名的应该还有滨江路下面的江滩码头相临的茶铺以及江面上停泊的数艘画舫,船上主要以经营水上餐厅为主,较为著名的有水上漂等经营鱼类烹饪的餐厅。
    泸州人以擅长烹饪鲜鱼著称。到得泸州,免不了要享用一番泸州当地的特色菜。应地主之邀,也到水上漂餐厅领略了一下当地的饮食文化,水上漂餐厅主要经营的是长江水里面饲养的各种鱼类。目前真正属于野生的估计很少了,大多都是在江面进行的网箱养殖鱼类。但即便如此,也还是能够间或见到依附在画舫旁边的靠打鱼为生的“渔民”,还有在江边开茶铺兼搬罾打鱼销售给水上餐厅的……搬罾是在江河边支起一张渔网,每搁一段时间渔老板就会扯起渔网查看有什么收获……上个世纪的70年代,在成都的南门大河(现在的府南河)也还能见到搬罾的渔夫,而现在在成都甚至包括附近的郊县都难得看到人们用搬罾的方式捕鱼了。没想到在泸州的长江边上还能够再次见到有人用搬罾的方式捕鱼。即便如此,也只能看到一两处这样的捕鱼景象。相信随着泸州未来经济的发展和城市建设步伐的加快,搬罾这一捕鱼现象也会逐渐成为历史,很快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还好这一珍贵的瞬间被我用自己的数码相机给记录了下来。
    成都人喜欢坐茶铺喝茶,泸州人亦不例外。泸州人一般人除了茶楼外,更多的还是因为经济原因而选择在江边或滨江路上的茶铺喝茶。提起泸州的茶铺,我还是觉得位于泸州长江和沱江边上的茶铺最具特色,茶铺老板在江边划出一段空地,安置几把躺椅和茶几、撑起几具太阳伞就可开业。随着江水的涨落,茶铺的面积也是时常处于不断的变化当中,甚至还有可能在一段时间内关门歇业的……这一“水进人退”的过程倒也体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它正应了《红楼梦》中林黛玉的那句“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的名言,人并不总是能够“人定胜天”的,有时候甚至不能不向自然低头。自己在没事的时候,喜欢整个下午都耗在长江边上的茶铺当中。置身于这样的茶铺,让老板给沏上一杯香茗,或者叫上一壶浊酒,点上几碟河鲜小吃,点燃一根香烟……眼观路过的游人或顺江上下的货轮,面对滔滔的长江水,发怀古思今之感概,倒也十分惬意。
    如果不是进入7月以来,泸州的天气越来越热,自己真想天天都能够泡这样的茶馆,喜欢置身于滨江路上的茶楼酒肆中的那份悠闲与惬意。
    滨江路及长江边上沿江的茶铺,还有各种餐饮小吃,让人留恋。
    如果让我谈对泸州的个人亲身体会的话,那就是:到泸州而不去滨江路,等于从未没到过泸州;到了滨江路而不进滨江路上或江边的茶铺小坐,就不算真正领略了泸州的风土人情;而如果不畅饮泸州盛产的美酒,就不能称自己融入了泸州当地的人文环境。
    想念泸州,更想念林荫蔽日、游人如织的滨江路。



哎呀!

本贴由马力于2007-8-31 9:00:36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本贴标题:【转余鉴兄弟的三篇随笔,介绍一哈泸州:《风过泸州带酒香》】

本贴跟从标题:

[ 作者编辑本贴 ][ 版主编辑本贴 ] [ 返回论坛 ] [ 返回主帖 ] [ 查IP地址 ][ 关闭本窗口 ] [ 刷新 ] [ 浏览1685次 ]

(C) 2001-2009 硬骸堂中文网 版权所有
沈鱼作坊 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