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倒流》

[本帖为旧帖存档,请点击此处链接到新论坛发帖]


《时光倒流》

听信谗言的将军,卧倒在
桦树林。一群白鸟,从班驳的日光里
衔来军刀。混乱的手势依旧
代表着一例战败的神话。

选购蚕丝的商人,被一只蝴蝶
取走白银三千两。沉默不语的
钱袋子,入药的酒气,只会
让烧烤的黄羊沦为一堆白骨。

我在池塘边洗手,挖土,填埋
树苗。河中的波光是一面发黄的
镜子。更是一块骨骼中的铜
生锈,脱落,坚硬,让我直立人间。


《小献词》

摘茶的少女,那眼迷情,被
谁偷走了暗香?
荷锄的汉子,粗犷的民歌
是谁带来了字符?
马匹上的秋天,一只白鹭正
悄然掠过沱湖,那,又是谁的手
抚平脆生生的晨笛?

是的,我相信了爱情,被一枚
花语斜刺胸膛。但,章节中的
礼花,走到半路,折回的依旧是青天。
走吧,骑着毛驴赶路的老者
带着一盆无花果上路。午后的残阳铺水
或许在日出的东方
那尊慈善的玉佛已孤掌点起最亮的明灯。


《闪现的蜃景》

祖父的风水在脚下旋转,集中
孝顺的人,埋下纸钱,日光,泪水
和竹子扎成的野马与绸缎
它们的组图是一幅画中的秘密。
暗藏着磨损的时光,一截纹理
说,一个逝去的消息总是有回声。
我听着,梦中惊醒的灰烬。
雕的羽毛抖落海上的帆
江湖太远,思念太重
在跪成黑夜的平原上
谁,丢弃了那双崭新的鞋子


《残缺的季节》

断砖。碎瓦。破烂的陶瓷。
烂了边的书页。折了茎的芦苇。
还有什么?只要是说不清的苦痛
必须缺少盐和水分

只是,那堆破败的月光
缺少冬日的严寒,却又要
进行有氧呼吸,爱,该如何释放?
在少一个轮子的马车上
只有残简。只有哑子。只有损毁的铜锣。
我要说——
光芒,在抵达内心之前,一定是
五音不全的歌者。


《蔡家湖的早晨》


风吹,吹醒了蔡家湖的早晨。

风来之前,原野被黎明洗净肺腑
日光,填满缺血的心脏

劳作的人,直起了腰。一群羊
比青草瘦弱的厉害。

送饭的姑娘,额头飘着米酒的香
路过三岔口,许多小伙子都醉了

一只惊飞的白鹭,在空中
盘旋。倒立。失去位置。只是,风
没有让它抖落羽毛

哦,一条枯黄的河流爱上了
一枚丰腴的秋叶,隐匿的誓言
把云朵聚拢成细长的流沙。
淮河的拐弯处,有人洗手,谈天。
——一根稻草勒死月亮的神话
只有露珠,沉默,一言不发。

风吹,吹醒了蔡家湖的早晨。一路上
我的梦,还在漂流的梦中。


《桃子》

黄昏,我和母亲去果园摘桃
我知道,今年的桃子
在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
比去年,结得多

多汁的桃子,丰满的桃子
吃去年桃子的奶水长大的桃子
多像童年,一捧遗落的星星
悬在桃林
只是,我和母亲摘得再多,也
摘不走童年那个最大最明亮的,桃子。


《夜访诗人朱墨》

你的星星告诉我,前方
是一座玉带桥。石砌的桥,和你的胡子一样
有生命的弯度。

我接到留言,路过石桥,用右眼看了看
桥下的月光。比河水清澈

再往前走,就是新集果园场。那里,半亩地菜园
已披上薄薄的纱衣

我径直寻你的住处
走得越快,离你越近,就
越觉得身后的一切在倒退。
……那是一种很自然的没有规律的
可怕的倒退……




《春日》

正午的邮差,从江南
携具一抹烟雨,骑马越过
淮河。山庄的门,迎风打开
我看着不同的信笺都开着
同样的花。像一群河流
沿着羊群的方向奔流而下

就这样,一亩地的棉花应时发芽
无限的疆土,在一条古栈道上
延续旷野的寂静。慢着,慢
弧形的天空,弧形的沙砾,弧形的炊烟
是哪一路豪侠的宝剑
断开风霜?是哪一日的黄昏
淹死天涯里的薄翼?哎,爱情的史书
只能是光脚的孩子最美的回忆


《夜色》


先找一个词,担起天黑之前的井水
夜比墨浓。怀孕的母牛旁,姑娘
那个长发如瀑的女子,正用
一双玉手慢慢撑开红顶帐篷中的吉祥

有一碗羊奶多好,我可以清楚地看见
暗恋的天堂里,一群喜鹊
叫出发光的花轿,那个名叫《百鸟朝凤》的
曲子,坐在方凳上静候菊香。

我知道——
没有一段情,不需要投入
没有一位天使,只在美和月晕里
遥望平原。自然,也没有一句佳话
只会端坐山顶,空侯夕阳
看拂袖的烟尘慢慢散尽……


《村庄,村庄以西》


再往前走,村庄
就有了书法的筋骨

一位手执羊鞭的老人。侧如行草

追赶上他的羊群
就能望见淮北平原的黎明。

花香来得太早,太早了
炊烟的唇
房屋的绿
天鹅湖畔的沟壑
能称出岁月几克的水分?

美好的忧伤,只能是
失散的妻女,在一次风暴降临之前
翻开经卷,热烈诵读。


本贴由周大强于2007-11-15 13:51:09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本贴标题:【《时光倒流》】

本贴跟从标题:

[ 作者编辑本贴 ][ 版主编辑本贴 ] [ 返回论坛 ] [ 返回主帖 ] [ 查IP地址 ][ 关闭本窗口 ] [ 刷新 ] [ 浏览1637次 ]

(C) 2001-2009 硬骸堂中文网 版权所有
沈鱼作坊 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