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这般

[本帖为旧帖存档,请点击此处链接到新论坛发帖]


·如此这般


又是一年冬天
衣服逐渐加厚
广场四周的栏杆上
有的地方已经生了锈

我的心中有一根轴
围着落花转动
车轮滚滚向前
碾过俗世的缺口

这是我那越来越衰老的老牛
拉着幻想中的牛车
一路向前
在河岸两旁,留下偶蹄型的足印

我想起就是在这儿
在夏天的傍晚
玩火的孩子点燃了枯草
就这么一哄而散


2007.11.17


·在昨天


在昨天,我看见并排的两座桥
被风轻轻地吹着
仿佛距离拉远了
桥上所有的车,都单向行驶
没有回头的可能
如果你伏在栏杆上,应该抽根烟
想一想有些事
是怎么发生的
又是怎么消失了
你看河水上
漂着的枯叶,静静流过了桥洞

2007.11.19






我居住的城市,有一条西溪河穿城而过。沿着河修了几座桥,从北到南,依次被我们叫做一号桥、二号桥、三号桥......以次类推。每天上班总是要经过一号桥,有时会从二号桥、三号桥回家。二号桥和三号桥挨得都很近,都是各自的单行道。

    昨天写了一首桥的诗,想想这几年我也很写过一些有关桥的诗歌,一并贴上来,大家指正。




<进化>


时间是大鸟
边飞边死去
   ----金武林《我被你歌唱了》


夏天的雨始乱终弃
伴随着白昼,进入夜晚
进入一条地下河流
这城市的阴道在变宽,变得肥大
水涨船高。
七个桥洞,七张晚娘的面孔
一座小型城市,地位也在上升
也就是说
它被任命为地级市。
夏天的雨在变黑,变得动物一样敏感
自行车主动趴下
伸出狗的舌头,舔着潮湿的单行道。
你们不用理会,谄媚的
电视节目和数字化的扑克游戏
这时候我已经站立起
用脑袋思考,两只爪子劳动
剩下的三条腿,用来
支配雌性。


2001.6.4午


<两座桥之间>


依我看来
在两座桥之间,有故事
有大陆的宪兵和农民
有废弃的海港,有等待起飞的鸟群
也有同性恋和歌星

下雨天
板块撕裂成海峡
历史造就了文明
在两座桥之间
雨幕宽广,河面上的水
象高压锅里的汤
一点一点沸腾
下雨天我想去钓鱼,他准备搞独立


2004.04.19


《豆子生涯》


从嘴巴经咽喉到达胃
螺旋型下坠

途中与大米交欢,抵死缠绵
最后是亵渎的时间

老头子的嘴里,还剩几颗牙齿
小口径的步枪,捏着几颗子弹

幕布徐徐拉上。一颗豆子的一生
最多有三个愿望:
一、愿所有枯槁的人都记着我的名字

另外两个我不再提及
正如桥拱下
刚好有你我的倒影


2006.11.3



<觉后禅>


三个人
走在人行道上
以性别定义
是两男一女
或者是两女一男
没有别的

你一直站在建安桥上
看那三个人
身后是红色的夕阳
你永远在三个人之外,是永远的奇数。


2003.3.6





本贴由米还是塞牙于2007-11-20 22:24:26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本贴标题:【如此这般】

本贴跟从标题:

[ 作者编辑本贴 ][ 版主编辑本贴 ] [ 返回论坛 ] [ 返回主帖 ] [ 查IP地址 ][ 关闭本窗口 ] [ 刷新 ] [ 浏览1658次 ]

(C) 2001-2009 硬骸堂中文网 版权所有
沈鱼作坊 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