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几首诗,也不管是谁的,先抄下来再说~~~

[本帖为旧帖存档,请点击此处链接到新论坛发帖]

《 唉哟唉哟唉哟 》

feier    

      1、

    唉哟唉哟唉哟,不怀好意的小精彩们
    叮咚在场。尝到甜头的舌苔,颜色健康
    耳边风,芝麻脆生,一张荷叶恰裹下些碎小摇荡

    天下雨,晾什么衣裳,唉哟唉哟唉哟,扮什么痴相
    刚一怀上泥胎,就滴滴地腆腰,喊:
    桃源桃源,把我的靛蓝茶碗续满。香香

    十万香香也放不满我的手掌,唉哟唉哟唉哟
    多么膏腴的不可靠啊不可靠,生许多花样
    不长牙。唉哟唉哟唉哟,百骸舒爽



          2、

    忽然就挪不动脚,青草爬坡,六月椭圆
    唉哟唉哟唉哟,可人儿言辞田田
    她生生信了天底下很多爱,锦绣而乖
    但是她的姿态,仗着恍惚的夏衫
    摄人非分之想,赠人情理之言

    唉哟唉哟唉哟,亲爱的艳阳天亲爱的花园
    亲爱的小不忍,亲爱的大不安
    亲爱的一条蛇如果遍身都是七寸
    亲爱的大把春光就挂在贪生的账上
    亲爱的暂停亲爱的慢

    唉哟唉哟唉哟,真是鲜猎猎的
    递增递减



          3、

    唉哟唉哟唉哟,我整天看见的没有谁,大鸟飞啊飞。




《肠中车轮转》

  


半生迎来送往,犬马声色,肉身确该老了
你看如今这年头还能想谁想到哭
肉嘴唇里嚼食保持性感的厄运,作为供挥霍的无聊
熬些迟缓的稻粱,和生不逢潮的旱芹香,赶赶初一、十五的集市
至夕阳落山,恰都脱手
暗地里摸摸怀中有牙印的金饰,低眉敛目,如嘘吁在耳。

今夕何夕,赤膊却作挽袖状,客栈前酒壶东倒西歪
它们解构了玉兔的杵音,搭脉判来只分强弱缓急。可怜我
这辈子没个兄弟,情人的名单罗列到魏晋
今儿司阍,明儿歌赋,我掖在腰间的薄凉,将葫芦内斤半厚爱
汲取精光。而镌有你小字的空巢
仿佛盛唐仕女的团扇,抢了主子的丰腴。

纵若拍不至杏黄的岭南,这佛手好在还可以祛痰
化掉大块的从前,轻唾。扑进缺盐而多汗的影子怀中
捏他的耳垂,央井水将沙瓤沁爽,心头肉一并
让垂直的浸淫削弱了隐痛
犹嫌这黑不够黑,睡不进绝路,我竟不能毁在你手里
疲乏地相认掩面闩门的亲人。

提醒回车键戴上草帽,失足水中好歹也浮殍个记号
众鱼分食,互不相识。词句在左岸被我的脊骨硌疼
胸口软得,从古旧乐器里汩出花阴,东奔西突
下嫁半壁炉膛,翠生生咳呛几下,便适于灶,适于床
新欢契瘦,铰一匹好闻的苏绸做许多小衣,过老日子
舒坦地叹气,聊起南阳,书生当初倜傥。隔了风雨,互不艳羡。

如此三餐得其所哉。习得拱桥的虚实,马蹄
踩踏蒸腾水气的小身子,我跪抚蹄痕太过投入,忽略你在纸的另一面
跌落,脆裂而不可解决。有些祭日尚未过五七,鸦群驼来的病梅
终于和纸钱飞在一起,坚忍不肯放声
即便在颅内养一方天井,多数时候晾你的汗巾
随着光照的游移,我轻手轻脚挪动,哪儿也没去。

即便有鼓钹大珠小珠,京胡倒吸凉气:“妃子何事惊慌?”
闷雷炸开;雨点暴作;或狭长吐曰:惊梦
休当四面楚歌。蓑衣偃息得早,不采花戴,不披阅山河
只怕发霉,逢到雨后,挂在东南那面墙上
沥出不少水,冲得踝骨寡淡。也罢
乌骓、电脑、烟灰缸,“尔等亦歇息去吧。”






  死亡和爱情

     --女诗人章凯的一首诗



  《呓语或者我喜欢说的话》


1.宝贝
我永久居住在我的棺椁。你有时来棺椁的最里面。
有些愁苦的气息。有时与我谈谈话。有时与我谈到
我们流产的那个更小的宝贝。

2.亲爱的
不管谁先进入谁的内心,我们一起进入对方的身体。
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同一个情景下,亲爱的
我并不指望你给我准备后事。

3.我爱
我可以用这个词渡过整个上午、整个下午,大部分的夜间
喝一点咖啡、喝一点酒、抽一点烟。我其实用这个词划伤这些
时间中的大部分时段。

4.我的
我提到我的棺椁。我没有提到埋葬我的土。宝贝、亲爱的、我爱
我不希望你看到那些土,而没有一滴泪。
我的曾经是我的,你的也曾经是我的,我们的总是空无一物。




章凯,女,1969年生人。2004年开始写作。若缺诗社首批成员之一。现居安徽合肥。

《风暴》

有些风暴在远处酝酿,大的、小的、命名的,
未被命名的――有时命名也不让知道,“没有必要理会”
是这些命名的集体名称。它们顶着帽子游历
湛蓝的海洋,游曳成群的鲨鱼
用鱼类的命名呼喊她。他们摆动尾巴,露出
三排尖利的牙齿。一幅薄嘴唇
在我们这里,是能说会道的生物学特性
它最近吃得很饱,大有讲话的兴趣。在马利亚纳海沟
不知有没有新的风暴的产生可能――大的、小的、命名的
未被命名的、还有一些,但可以“不必理会”

喝杯啤酒,在十一月六日等待
电视上所说的台风来临
这日子仿佛怀上崽子,却总也不生。


《溺死在夜色中一小截树》

从火柴中掏出夜色。一小点的火光,
街角的人,点燃一支香烟。
夜航的鸟儿,划开黑的波纹
它有热爱温暖的癖好,
停在一个人或者两个人的头顶
等待他灵魂出窍――他深吸一口
就做了一回皇帝。

《设想(组诗)》

1、平原

我不能设想平原究竟
拥有什么的面孔。描绘不尽相同。
蓊郁的常绿乔木,黑压压的鸟群
瞬间万变的云朵,你有最新鲜的呼吸
但有时,可以蜕变成这样:
“绛红色的土壤,合适种茶。再次之,
牺牲一两个肉身,成就一座名刹。”

2、引子

抓住这只从南方而来的黑鸟。
他有绝似的二副面孔。一面他望着天空
南方的香火扑鼻而来,一面他望着我,
一付呆子的面容,渴望成仙。

3、女管家

“九月了。” 女管家说。
可以吃些萝卜青菜,可以吃些素鸡、醋溜肝尖
你看不见山下游人如织,成群结队
风尘仆仆,匆匆赶在路上。
在他们来临之前,我们得养足精神
陪他们问课、卜卦、观山论水
如果不幸,还得和一两个自以为是的人
谈谈世界、打打诳语。

他们掌管来路,它们掌管去路
我们什么也不问,只是
收收门票。

4、设想

你的颧骨高耸。在四面墙中,吸一根1.5元的香烟
花一整天的时间,除去烟灰-―
上面沾着我的唾液,沾着我的口音。
“鸟喙尖硬而柔软,可以三年不食。烈火不足以
焚身。”
这样,尖叫充满我的墙壁。它颧骨高耸。壁周流涎三尺。


《越过我的身体,越过我的手》

多数的时候,我是一个人渡过的。
那时我要求一切事物安静、再安静,
也断然这样要求自己。
风、窗后的布帘
一个回想起来的梦境,
一个不能实现的理想,
以及缓缓淌过的过去的泪水,
安静就这样
越过我的身体,越过我的灵魂
保持着恐惧的情绪 
《清晨发现白雪覆地》

在清晨醒来,发现白雪覆地
枝头、房顶、沙堆、
没有拆下的脚手架
一夜之后,被潜伏者缓缓吐出
然后,它滑入一次发现,
滑入我轻轻的叫喊,和家人们轻急的回应。

其实,象一切
我不能知晓的所有事物 它们
明确、
裸裎。
并没有什么可惊异的
有一天,它们会看着我消亡
象现在我看着它们一样。


《我想此刻》

我想此刻,象白天那样
并没有人记得我。
但年幼的我记得。那时
我读着《古人类进化史》,在深夜恐惧
嶙峋的头骨,失去眼睛的眼窝
满布牙齿的嘴。我那时要求现在的我
赶快来临,拯救我于独自的灯光之下。
就象现在,我被幼年的自己在灯光之下
犹疑谨慎地观察。


《距离》

我正走在路上。在夜航船行进的途中
我是个掉队者,周围是我的邻居,
他们挂着死亡的牌子,丈量我与航船的
距离。丈量我与死亡的距离。
――恰巧是我到家的距离。
――我的祖母喝空了我蓄的杯水,
等着我再次跟在她的身后,拎着红鸡蛋,
向面目已非的邻居再次致谢。



《春天》

她从来不说话,
更可能是一位老者,
遍布皱纹,

我几次挑起她的亵衣――
她正经热恋,把左手交给冬天。
来不及捂住下体。

《幻象》

幻象者坐在马桶上,窗外,杉木如极道之树
高且挺立,落下的叶片是碎屑的
也是沉默的,
我不拥有我祖国的语言,
我坐在马桶上,听见自己与你们一起
被守护者一一装进罐子
锤子在街上静止不动

《甘甜》

但我仍然不时地喜欢啊,不时地喜欢着,
这滋味
遁于无知,遁于无形,甚至不能表达我的所想


《 天然的哀伤》

我有无限次的衰亡。
每一次的经历,是上一次的衰亡。
有时,我也替别人死。
别人并未获重生。
新日子,鸟喙含着惊人的消息:
后面的花开,不是很静吗?后面的流水,不是很静吗?
你每日将牛奶轻轻滴入水中,
别人把苦味泛于海上。

《 忘却》

桂树的花全都开败了,
过去,
它们鲜亮得象太阳下的黄金。
它们的小喇叭,
只用,
母语唱歌。我躲在它们刺探的消息后面
它们使我醒着,
身体洁白,甜蜜不已

你明亮的影子,我跟随
你被暮雨打湿的低唱,我也跟随,
冬天如约来临了,
它们的小金喇叭坠落了,
忘却的时间慷慨而至


《“返回到一去不还的地点”》

掌握了技巧,他可以把书一直写到
有人来打断他为止。
模糊的旅馆里,恳切的
女读者一再地诵读他的作品:
“真实只有一个样本,
(棍棒、数字、字母)……”

列车时刻表蜷缩在包里,
田野上奔跑的火车,从护道林样板中急急地
吼出白汽。象书中指出的那样:
沉默让给了阅读。新闻让给了诉求。
女读者对自身的想象,某时间让给了
僻远处的休憩。在书里提到第一次隆隆作响的前进
之前。

春秋亭里的女服务员们
接来了另一茬同事,
一日日老去的女人们,
她们刻骨相爱的
他们――她们用余下的日子喂养着
他们。

一天如是进入另外一个二十四小时里面,
另外一个二十四小时,
顺从已过去的那一天,断裂,然后再次
无所不容,包括真实
以及字母

本贴由吴簖于2007-11-25 22:26:56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本贴标题:【看到几首诗,也不管是谁的,先抄下来再说~~~】

本贴跟从标题:

[ 作者编辑本贴 ][ 版主编辑本贴 ] [ 返回论坛 ] [ 返回主帖 ] [ 查IP地址 ][ 关闭本窗口 ] [ 刷新 ] [ 浏览1857次 ]

(C) 2001-2009 硬骸堂中文网 版权所有
沈鱼作坊 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