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三首诗,都是MM。扯的理由都很随便

[本帖为旧帖存档,请点击此处链接到新论坛发帖]

诗  人:青蓖
诗  作:《甲壳虫助理》
推 荐 人:湖北青蛙
推荐理由: 小人物看似都活在生活在表面。表面有表面的快活,深处有深处的酸楚

《甲壳虫助理》

我不和人说话,我冷,不要甲壳虫的
红斑点绒外套,取水的外域男子
你留在你的办公室,耍官腔,给身份不明的好心人
致感谢词和肉麻调笑,你的高级茶叶我泡了
你的私人信函原封不动,讲话稿打印整齐
你的白袜子有点脏,但我不说
不说脚抬得过高,脚会酸痛,脚会逃跑
我没有小腿了,没有嘴巴,没有身份
我的小肚鸡肠留着八卦,我的手留着打小人
明天早起都是长征和摇滚的汉子
我穿呢裙,抹腮红,媚着眼儿挤公交
跟在你身后,挑拣剩下的路走
让汉子们狂奔去吧,让我打碎花瓶



诗  人:青玉案上的瞌睡
诗  作:《肠中车轮转》
推 荐 人:湖北青蛙
推荐理由:有心让读者忍受作者的胡闹,又有心让读者接受作者的另类喜悦

《肠中车轮转》

半生迎来送往,犬马声色,肉身确该老了
你看如今这年头还能想谁想到哭
肉嘴唇里嚼食保持性感的厄运,作为供挥霍的无聊
熬些迟缓的稻粱,和生不逢潮的旱芹香,赶赶初一、十五的集市
至夕阳落山,恰都脱手
暗地里摸摸怀中有牙印的金饰,低眉敛目,如嘘吁在耳。

今夕何夕,赤膊却作挽袖状,客栈前酒壶东倒西歪
它们解构了玉兔的杵音,搭脉判来只分强弱缓急。可怜我
这辈子没个兄弟,情人的名单罗列到魏晋
今儿司阍,明儿歌赋,我掖在腰间的薄凉,将葫芦内斤半厚爱
汲取精光。而镌有你小字的空巢
仿佛盛唐仕女的团扇,抢了主子的丰腴。

纵若拍不至杏黄的岭南,这佛手好在还可以祛痰
化掉大块的从前,轻唾。扑进缺盐而多汗的影子怀中
捏他的耳垂,央井水将沙瓤沁爽,心头肉一并
让垂直的浸淫削弱了隐痛
犹嫌这黑不够黑,睡不进绝路,我竟不能毁在你手里
疲乏地相认掩面闩门的亲人。

提醒回车键戴上草帽,失足水中好歹也浮殍个记号
众鱼分食,互不相识。词句在左岸被我的脊骨硌疼
胸口软得,从古旧乐器里汩出花阴,东奔西突
下嫁半壁炉膛,翠生生咳呛几下,便适于灶,适于床
新欢契瘦,铰一匹好闻的苏绸做许多小衣,过老日子
舒坦地叹气,聊起南阳,书生当初倜傥。隔了风雨,互不艳羡。

如此三餐得其所哉。习得拱桥的虚实,马蹄
踩踏蒸腾水气的小身子,我跪抚蹄痕太过投入,忽略你在纸的另一面
跌落,脆裂而不可解决。有些祭日尚未过五七,鸦群驼来的病梅
终于和纸钱飞在一起,坚忍不肯放声
即便在颅内养一方天井,多数时候晾你的汗巾
随着光照的游移,我轻手轻脚挪动,哪儿也没去。

即便有鼓钹大珠小珠,京胡倒吸凉气:“妃子何事惊慌?”
闷雷炸开;雨点暴作;或狭长吐曰:惊梦
休当四面楚歌。蓑衣偃息得早,不采花戴,不披阅山河
只怕发霉,逢到雨后,挂在东南那面墙上
沥出不少水,冲得踝骨寡淡。也罢
乌骓、电脑、烟灰缸,“尔等亦歇息去吧。”



诗  人:章凯
诗  作:《春天》
推 荐 人:湖北青蛙
推荐理由:一万种可能写春天,但还有这种可能写春天


《春天》

她从来不说话,
更可能是一位老者,
遍布皱纹,

我几次挑起她的亵衣――
她正经热恋,把左手交给冬天。
来不及捂住下体。




本贴由湖北青蛙于2007-11-26 9:16:02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本贴标题:【推荐三首诗,都是MM。扯的理由都很随便】

本贴跟从标题:

[ 作者编辑本贴 ][ 版主编辑本贴 ] [ 返回论坛 ] [ 返回主帖 ] [ 查IP地址 ][ 关闭本窗口 ] [ 刷新 ] [ 浏览1863次 ]

(C) 2001-2009 硬骸堂中文网 版权所有
沈鱼作坊 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