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院》

[本帖为旧帖存档,请点击此处链接到新论坛发帖]

《大杂院》
   ——张庆超

这样的大杂院
以前有许多
围墙   红砖砌的
树有不少
总有三五棵树
靠着墙边
站在墙里
看着墙外
围墙上总少不了标语
大红的标语
院里开有许多菜园
院外开的也有
劳动光荣
电线杆上
高音喇叭
屁股对屁股
大声的唱歌  
异口同声
天晴时   树与树之间
少不了麻绳
晾着  被子  衣服  尿片
形状不同的颜色
拉煤用架子车
拉病人用架子车
许多人没骑过自行车
买粮油   要户口本
米面从右肩移到左肩
再从左肩移到右肩
记不清移几回了
温饱就是这样进家的
书不多   许多书
听说过   没见过
一本服装整洁的书
在院里转一圈子   再回家
衣衫就不在了  
有些不敢认了
天冷时   家家户户
比着淹咸菜
用坛坛罐罐
保存大地的绿色
雪快来了
蜂窝煤    自己用自己打
也可去主动帮助别人
不用别人来请
那时   猪肉很少   很香
大清早去排队
手中的肉票
捏得很紧
也常常买不到
猪肉不盖章
也没人敢注水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谁敢往自己的良心里灌凉水
那时的河面   
常常冰封
河流里的水
水龙头里的水
也冰清玉洁
谁用了水   不关水龙头
别怪别人说话不好听
勤俭节约    不仅仅是
屁股上有年轮
膝上   肘弯   也有
衣领上的布常换
比身上的新   醒目
衣服上的扣子
脸色也不统一
养花不如养鸡
养鸡   舍不得吃
也不是为了看
可以让孩子
多运动
多消灭些害虫
公鸡是会博斗的闹钟
战斗勇敢
叫的也响
母鸡任务也重
鸡蛋可以换盐   可以补身
鸡粪埋进菜地
挂钟    在墙上
不停地摆动
一个挂在墙上
面壁思过的小小寺庙
破四旧的人
进不去
当当当的钟声   很好听
也不是人人
天天可听得见的
那当当当
有些是祖传下来的
怀表藏在左胸
和心一起跳
怀表藏着
露脸的时候
不是很多
手表比金手镯还珍贵
时间  明晃晃的
亮在手腕上
多么光明磊落
可以等别人来问
可以让别人抓着手看
可以倾听   可以调拨
可以指按脉搏   默数心跳
日落月升   院里放电影
两面都有人看
人一层比一层高
越往后   越坐不住
大板凳上站满了人
有人恨个子矮
有时也有孩子
上到树上
学习英雄
一个片子
有人反复看了多遍
谁不会几句台词
就少了些幽默
院子里   
一个公鸡叫了
就等于   
所有的公鸡叫了
一日之贵在于晨
让它们伸长脖子
好好比试吧
早起的母亲们
打开炉子
开始喊孩子起床了
鸡叫还没停  
有的孩子
就手拿馒头啃着咸菜
上学去了

2007/11/27

本贴由作者于2007-11-27 17:59:19修改过
本贴由作者于2007-11-27 18:03:27修改过
本贴由作者于2007-11-27 18:44:22修改过
本贴由作者于2007-11-27 19:37:58修改过
本贴由作者于2007-11-27 20:26:05修改过

本贴由张庆超于2007-11-27 17:41:59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本贴标题:【《大杂院》】

本贴跟从标题:

[ 作者编辑本贴 ][ 版主编辑本贴 ] [ 返回论坛 ] [ 返回主帖 ] [ 查IP地址 ][ 关闭本窗口 ] [ 刷新 ] [ 浏览1591次 ]

(C) 2001-2009 硬骸堂中文网 版权所有
沈鱼作坊 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