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莱蒙托夫

[本帖为旧帖存档,请点击此处链接到新论坛发帖]

致莱蒙托夫

有一个沉默无言的看守
                ——《囚徒》

浓雾弥散,淹没了你、你的歌声,也淹没了
铁栅栏,他幻想一些依稀的街景,渐渐
凝固在某块肮脏的画布上,巴黎或者老上海
空气也变得黏稠起来,只剩脚下大理石板依然
有清脆的回应,他狠狠跺了一脚,没有哪段时光
闪失,也没有哪个人陷入泥土,而发出咕噜声


但是记忆反而更加轻快!
                ——《夜。II》

你只是一丝回光,照在一小块青苔上,吱吱冒烟
他有许多这样的时刻:迷醉,或者也会干裂
日复一日,树根之间的蜗居把昆虫的响动变成
一道道黑灰的风线,在遥远的上空掀起狂涛
他盯紧老天,不再考虑历史,是不是在未来之外


童年的日子,孩子啊,别对它诅咒!
                ——《给孩子》

可他已经为自己的手臂,染上暗色花纹,螺旋缠绕
上下游走,从幼小到幼小,衰弱到衰弱
你在楼顶,人世,一目了然,大片大片的背影
拥挤在直筒的弄堂,但他最终留下一条扭曲的痕迹
给这块土地。吐着芯子,你亲它,它也吻你


我可以远远地望见你那/平坦屋顶的小房
          ——《幽会》

挺起枪,暴露一名花花公子,在某件黑色衬衣里
优雅地扭动。每过一季他都会变脸,由红入紫
你或许默而无语,因为言辞都被顿河翻起的浪花吞没了
你或许看到了西伯利亚一再重复、毫无创意的冷空气
吹啊吹,终于擦枪走火,他倒在自己面前,死不瞑目


他是个歌手,他骄傲而贫穷。
                ——《伊斯梅尔-贝•第二章(8)》

他死了,是的,死了,可他仍然悄悄歌唱
气息如游丝,谁的脚步都可将其震断
但,还是请用火焰来焚烧吧
让骄傲熠熠生辉,让贫穷也熠熠生辉
让他在海水之上,君临尘土,让他在幽灵船
建造墓地,安抚远行,而幽蓝如海的水兵


正好象/那片土地一样,无言而又阴沉!
                ——《伊斯梅尔-贝•第二章(27)》

他转身而去,如遭遇月蚀,法力尽失
山林中虫豸肆虐,那是隐秘的海,波光
需用内心来闪现。他或许早已想起了你的名字
可以获得蔽体之衣,但他转身看到魂魄
浸渍海水,回头望见肉身,橙红如橘


到这神的阴影下来歇歇身……
                ——《恶魔•第一章(12)》

所有病痛拖儿带女,在呼啸的风里追随他
这一场远行,仿佛鬼打墙,而你早早就充满愤怒
啮噬那一小截一小截拼凑成锁链的时光
他已经回到原地,浑身干燥,并开始朽败
你不能确定他何时轰然,就像他不能预测你何时倒塌


BLOG:http://awupoem.blog.sohu.com 感谢上苍,感谢四分卫,感谢这点滴的恩情,我惭愧,我无以回报。我爱你,四分卫。

本贴由啊呜于2007-11-28 9:57:08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本贴标题:【致莱蒙托夫】

本贴跟从标题:

[ 作者编辑本贴 ][ 版主编辑本贴 ] [ 返回论坛 ] [ 返回主帖 ] [ 查IP地址 ][ 关闭本窗口 ] [ 刷新 ] [ 浏览1614次 ]

(C) 2001-2009 硬骸堂中文网 版权所有
沈鱼作坊 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