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无聊,写写诗

[本帖为旧帖存档,请点击此处链接到新论坛发帖]

1
愉悦就是你在做一件事时有人在一旁加以评价
有时候,那些巫婆中的一个会对你轻轻耳语,她说
“我也曾有过幸福的家”
她的丈夫在湖南,但是喜欢上了别的女人
她带着孩子隐居在此,这儿树木葱笼,空气中飘荡着药香
她一次次地擦去玻璃器皿上多余的水,带领我们回到她那
幽暗的洞穴,一夜将尽的时候我们看到她仍在熟睡
有些松垮的乳房挂在榉木堆上

2
我们中的一个在发表演讲,他是强壮有力的:
伙计,我看到十三岁的巫婆
绝对不超过十五岁,我想应该是十三岁,但是伙计
她有母鹿一般成熟的身体,这种力量绝对可以用来谋杀
我们都希望不要太晚离开,被谋杀或许是比较好的选择
当一个年龄和胡子一样长的老巫师拄着拐杖走出机场,我相信
这世界一定会发疯的。现在
既然有了十三岁的巫婆,为什么我们还要坐在这里
果冻里色素和香精太多
我是指昨天送来的那些,只有一个俗气的塑料手提袋,但是是透明的
我喜欢透明的东西,这样我可以看到毫不费力地
看出你们的内心,那些肮脏的、犹豫的、五角形的巨大欢乐
一到春天你们就会爬上橱柜顶
顺着泛滥的河水往下游流去,啊,一个巫婆

3
我们抬起双手,仔细抚摸面前的套头娃娃。它好像是突然出现的,而我们已经忘记了是如何想起到这里来的。我是说这像一根没有打结的绳子,一定是的,但这结论令人厌烦。我在喝普洱的时候将一截茶叶梗喝进去了。
巫婆的头发没有传说中那么乱糟糟,我们谈论说甚至比大多数良家妇女的头发都顺溜,它们安静地躺着,没有一丝风。

4
我们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水
没有流过我们的身体
对岸没有形成
花没有被摧残,火仍在锅底烧着
“我的苦难是真正的,但却带有一种低级混凝土材料的性质”
我们坐在江边,漫过头顶的
是一个朋友即将南下的消息
又一个远征的人逃脱了
我们尾随着贩卖药材的商人,享受着失业之后的
短暂宁静
我把手放在巫婆的大腿上,晶莹雪白的大腿依旧温暖
大家兄弟一场,我们送你一匹马吧
依稀传来它奔跑的嘀哒声

5
总有一天我们也会老迈
会躲避谷仓里的黑暗
青春像许多人的岁月一样带着蒲公英飞走吧
且别指望那个时候还有巫婆发出
和蔼可亲的声音,我们见识过的人
毁了我们的一生

这都不用多说,这简单的逻辑
甚至带着龙舌兰香味,尊敬的先生们
我可爱的远征军战士们,阿基米德几百年前就
预测了今天的事,他躺在浴缸里,被成千上万个巫婆包围着

但到此为止。我们用草绳绑着棉袄
抬起那个冷了多时的尸体
舞台下还有穿着制服清扫垃圾的人
等一等,我们说,等一等
火车已经开走,如果我们仔细寻找
还可以看到草丛中圆滚滚的咒语

6
也许我们该认真享受一顿美餐,和别人一样,将一寸长的小鱼在滚水里捞一捞,沾上酱油、醋和辣椒粉。我知道这种小鱼叫麻姑棱,但是我更愿意叫它洋丁婆。一种黑色蝴蝶的名字。或者叫鰟鮍。这是另外一种生活方式,生殖器上带着颜色不同的面具。它的呼吸总是显得和我们没有距离。但现在不同,自从我们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想到这个地方,而且远征,是的,远征到这里,我们就和它们一样受到拷打。连骨头都在响。在英山我喝多了,一口灌下去一杯白酒之后又喝了一杯,我有点打晃。他们点名让余笑忠朗诵诗歌,我可是第一次知道他朗诵得这么好。然后我们去泡温泉,我脱光衣服,仰起头,看着黑魆魆的天空,酒意慢慢上升,挥发。我说这是不是有点像你第一次骑着扫帚飞上枝头,我是对巫婆说的。

7
毫无疑问,这是最好的一对年画。颜色鲜艳,甚至上了一点紫色。我们中的一个坐在石头上,他代表了我们全部。“但是,我们怎么保证它们不掉色呢?”漂旦草总是生长在我们够不着的地方,就像巫婆的孩子,还只有三岁。是个男孩。时机成熟的时候他就会来找我们复仇,这是肯定的。也许还有个叫曹五木的人,他试图阻止脸上的静脉曲张。他爱那个姑娘,有时候他会向我们透露一点消息,比如他曾经计划去南方。没有别的,只是为了将杀死那姑娘的过程延长一些。
另外,我们发明了新式的挤牛奶方法,大多数人都对此颇感兴趣。其实他们的手法也不逊色,牛奶成一条直线,直接奔向身后的山坳。当然之前我们总是要拥抱一下的,我们被牛奶弄得浑身发痒,最后的分析结果显示出我们是多么大度,有时候我们隔不了两天就要来这么一次,巫婆和我们同行。

8
妈妈,我梦见你生下了我的女儿
就是我的女儿,是你替我生的
还有一只飞鸟衔着包袱
仅仅是从五楼飞下来,落在地上时
发出砰的一声

不孩子,我再不能胜任了,我老了
这不是单纯的游戏
如果我还有草莓酱和一些面包
我会每天早上享用它们

但那是哪吒,红孩儿和雷震子
我只需要借用你的卵巢,只要一小会儿
让他们在里面多呆一会儿
只要生米煮成熟饭,我就有钱买新的

而且你并不老,九八年的时候你还
用宝剑打败过采药人
那是一场真的战争,不是吗,逃水的人
都来躲在你的裙子下面,如果说那只是风

风掀开了我的裙子,我不得不
低下头整理它们
我是害羞的,一直都是
我不像你的父亲

你的父亲虽然抛弃了我们
但他仍然是伟大的,而你还小
如果你真的坚持
也许可以让那个人……我是说,等到夜深人静

江西南昌中 滕王阁上事

本贴由黄疯于2007-11-30 12:59:10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本贴标题:【冬日无聊,写写诗】

本贴跟从标题:

[ 作者编辑本贴 ][ 版主编辑本贴 ] [ 返回论坛 ] [ 返回主帖 ] [ 查IP地址 ][ 关闭本窗口 ] [ 刷新 ] [ 浏览1608次 ]

(C) 2001-2009 硬骸堂中文网 版权所有
沈鱼作坊 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