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点东西大家看哈,老四的

[本帖为旧帖存档,请点击此处链接到新论坛发帖]

各自悲伤

1、
各自悲伤,各自饮菊花
秋深,秋凉,秋天要置衣
来山寺中间看桂树,看影子比昨天瘦
明天抱雨,安坐
回忆山南来信
一段孤寡的旋律
打乱一段孤寡的人生
天很低,云成片
杯中没有颜如玉

2、
各自悲伤
阴雨二十天,面对面,拆解游戏和困局
萧索者应晌午的约定
把草鞋换作布鞋
翻南山,寻到一丛枯条
暗自心凉
关外打仗,亲人渺茫

3、
各自悲伤
竹叶掉池塘
她送来漆烟墨
敲钟时分,摆布好一队远行雁
想一想该有新的落款
佳山水,烟波深,秋无尽
在山南,在初寒的河边
淘衣人滴泪珠儿

4、
各自悲伤,掩门回房
向后院要来灯盏
说因果的课程排在傍晚
隔壁烧饭,柴火成灰
问及鲤鱼的后世
那个吹横笛的公子
那个晒渔网的汉子
那个莫名其妙的际会
他只答这桌子来自南山
他神色空荡
仿佛森林无边无际
吞没了杜绝烟火的女人
5、
各自悲伤
秋分天,早上路
朝南路滑
经过遍种丝瓜之地
略停歇,靠着麻柳树擦汗
去年此时,家乡清凉
一队吹鼓手在竹棚下吃饭
她轻声哭

6、
各自悲伤
山南道上遇到马队
打火,点烟,说话
一些瓷器静默着
一些盐散发潮气
过索桥,看撑着树枝的背影
乌鸦倏忽起落
明年要问起别的人和事
明年要例行地遇到马队
在山南道上
各自悲伤



短章

1、
阳光散漫地
带着
清晰平滑
玻璃上
滑下的手指
出现字母
口型
消失在电梯间
我们经过的唇语
在英格兰
树开花
鸟走路
一天天守着
内心那么多凶猛野兽
被牙齿咬住
我们希望
那些动物气息
只是漂在
阳光下面
海洋上面

2、
亲爱
那么多的人
躲过来吧
闪烁着
就像我们说到
维多利亚
一些船出海
而你靠着港湾
眼睛和路灯
仿佛棕色的快门

3、
是倾国的宝
被温度计和干燥器监护
也不要流失
在玻璃匣子里
你是女王
哪一天我私自带你出宫
展开
观览
小心触碰
我告诉你
那必定是弥漫蝴蝶
和花粉的郊区

4、
亲爱
缓缓起着雾
朝南去
小宠物跑过大街
胃热热着
你说过的房子
并不空空
可是灯没亮
我劝你回家

5、
预约的
想着实现
就会那么远
像把镯子拿开
离了灯
黯淡着
亲爱
在那里要埋头
写信
要剪蜡烛
认为这些
可以被你
想象出来

6、
浪费吧
大海,珍珠
无边无际的潮湿
这一刻我满身沙砾
滚动
站起
像对待星星一样对待太阳
降低着虔诚
我从前不是个
在台风中长大的孩子

7、
听着
一点都不够
再一点也不够
大巴穿过使馆区
疲惫的人说出真相
没有事故发生
是我的行包里
揣着折叠刀

8、
演着精致的室内乐
窗户进风
很黑了
亲爱
送行的队伍
有人哭
我说我怎么能这样呢
要是你冷
我有衣服
还有
独自的交响曲



行旅者

一、
我说,继续朝前走,暮色中孤单的行旅者
一个箱子装着即将、可能与愿望
灯反复亮
影子重叠影子
在华北,或者更远的华北,天鹅缠绕脖颈,地上铺满水,草倒在潮湿的地方
当牛车带着忧伤和约定离开
当我说,你越走越快,而街道凉起来,一些车朝南开,另一些朝西开
那就会迅速过去,不安定的夏天,活跃在胃部的炎热和蠕动
这暮色中
孤单的行旅者,在某个随后的日子成为原因,打包,然后钻进箱子
作为藏品被携带

我们假设那一年兵荒马乱,平原上起着薄雾
我们还假设了乱坟岗和松树林
月亮很大,转过柳树,再转过桑树
从池塘转过沟渠
躲避,丢失温度,像石头折射秋天的光
天冷了,是谁在河边清洗头发,谁在草堆里弯曲身形,谁望着遥远的城市无端端伤心
更远的地方黑压压,一些山露出边缘
——是谁说:
“这奔跑,没有尽头”

二、
竹院
其中草药和新鲜的伤痕,她在篱笆后面洒水,为谎言愉悦
用谎言制造的疼痛要解决全部难题
电波穿过迷幻的空气
某个必然出现的夜晚要朝之前和之后辐射
她因此揣测几种可能

是带着疑问和单薄的恨上路
两旁很多白杨,风吹过,头发散发含混的声音
玻璃上印着阳光、湿气、明确的方向与路径
把这里作为起点
仅仅是一艘船
仅仅
是一个目标
你替她温酒,解释病理,像环境一样自然
是的,洋溢着熟悉的陌生感
前进吧,既然不能得到理直气壮的结论,就前进吧
放弃选择,并以此作为最好的选择
要记得箱子里的书
闲暇时曾被翻开
既然
那些铅字在规定性里具备了意义
既然一只蚂蚁来到这世界,同另一只蚂蚁有了符号上的联系
那么
反抗和拒绝和修正和倒退都是没用的
船在开,水荡漾,侧光下,她的蓝色外套
透出秋天的质感,秋天的棉

三、
亲爱,你觉得横梁、歇山顶、照壁这样一些实词
可以构成我们生活的全部吗
来,大方一点,承认房屋的结构和朝向
承认中间的空气,走动者带起的呼吸
承认蜡烛,承认你看不清黑暗中任何一条路
我们重新来
假设这里不是山神庙,一切完好
门前有柳树、桑树,池塘和沟渠
像垂钓者,像心安理得的蜘蛛,脱离集体,在夕光下恬静和满足
冬天就要来到
去采摘和贮存,去蒸酒,腌菜,为后来沉默的光阴,为沉默光阴中
暂停并饱足的行旅者

亲爱,承认我们的交谈没有确指吧
你看到
这仅有的安静的有限度的薄寒的夜晚
家具
通过相互观察
而不是相互触摸
来确定彼此的位置
而灯反复亮
上一个影子
重叠着下一个影子

四、
有一天必然重新启程
所以那些怀念必然提前发生
秋风很紧,秋叶正沉,蝴蝶停在画舫,秋天的人停在你肩头
那些被吹走的声音必然
舍不得,舍不得流水,河,它表面的灯
那些怀念
在最幸福的时刻已经发生
芦苇倒下,飞出冷漠的鸟群
倒退,船,起伏的桨
岸上整个村子的吹打
那些怀念,花一样的盛事,繁琐的爱慕,潜藏的书卷与痕印
下一个时刻
暗示上一个时刻的钟摆
那好么
我要你站在这庭院,拔剑,跳舞,割掉青丝
好么?有个刻度天旋地转
给你酒,继续在他们中间哭和醉
给你秋天的计程车,一条离开的路
给你全部消逝的声音和影像
给你
苹果,向日葵,计划中的积累
太阳隐没,月色中,那些怀念清冷,被夜光钩边
那船夫在甲板上抽烟
你所看见的火,一一都是,上一个时刻的火

五、
最好结束在
干燥的阳光里
说话吧
会流血,会唇裂,会迅速消失的汗水
会结束在茶水街,女人男人的某城市
我们绕过柳树,再绕过桑树
带着你的箱子,结束在池塘或沟渠
我们还要一起歌唱,关于逃逸和隐匿的原则

“嘘……”
摇头吧
做幸福的收藏者,做幸福的压制者
做幸福的绝望者和承担者
做一个
突然的抽泣者

“嘘……”
我们看见的地方黑压压
那一年兵荒马乱,更远的地方,一些山露出边缘
你在我短暂的幸福里耸动双肩

本贴由无聊于2005-10-24 16:59:13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本贴标题:【转点东西大家看哈,老四的】

本贴跟从标题:

[ 作者编辑本贴 ][ 版主编辑本贴 ] [ 返回论坛 ] [ 返回主帖 ] [ 查IP地址 ][ 关闭本窗口 ] [ 刷新 ] [ 浏览1082次 ]

(C) 2001-2009 硬骸堂中文网 版权所有
沈鱼作坊 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