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淡如水》阿固


《四月》

每个陌生人都有一个四月
他们的记忆潮湿,在心里积淀半碗雨水
就着经年保留的七瓣落花,饮二两酒
坐在向东的窗下,写着各自的小令
看江边绿水,涨了又落。每个人的心上
小雨纷纷

本贴由阿固于2006-4-9 11:12:21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淡如水》

适合在黄昏,细数落花,并以此来占卜
但那样太女子,过于阴柔。也不能怀旧
你已没有了少年情怀

你更想下江南,去扬州,一走三千里
于杨柳岸边,微雨中温淡酒一壶
在那条丁香般的路上,碰见你的女子

或者交谈,或者什么也不说
你渴望有这样一个人
一面之交,始终怀念

2006-4-9

本贴由阿固于2006-4-9 22:42:00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一尘不染》

乘阳光明媚的下午,懒洋洋地擦去瓷器上的灰尘
那些影子仿佛某中暗语,让人飞速下坠
破碎的瓷器有如早凋的花,正是记忆中最伤人的那朵
你知道,要开的,终是要凋谢

当你有了这样的念头,我们就不得不说到
四月是一口井,井壁高而湿滑
细长如同某条充满想象条件的长街,开满黑雨伞,飘着小雨
让你想起悄悄偷看过的某个宫女,她细滑的手臂

当然,我们需要继续交谈下去,说到你无人问津的诗稿
充满枯萎与盛开的另一朵花,另外的一片瓷器
而四月,莺莺燕燕的心上别无他人
那些唱小曲的,细描红唇的日夜,才刚刚起了个头

关于这些,我想了一遍,又想了一遍
当我想书写下来的时候,我早已经忘记了最洁白的那根骨刺
落在了谁的心底。而你期待的女子
她刚才出浴,一尘不染

2006-4-10


本贴由尾后针于2006-4-10 18:06:44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页首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