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大树快来》冯碧落


  我们是从身体到达灵魂,还是从灵魂到达身体?

  1、

  四月一日。北方没有绿意思
  大雪昨夜还下,树仍沉睡
  春天竟滴水成冰。但我喜欢这片
  干净利落的冷
  
  2、

  我们亲吻吧。躲在那棵秋天的树下
  让天使和魔鬼统统离开
  也许他们都是一个人的扮演
  树叶有碧色的正面和白绒的底
  我有嘴唇、颤抖、用铁锤敲击的心
  我还有明显的忧郁
  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只许作为一个象征
  一个哲学的课题。甚至影子都是罪恶的
  用矛盾擦洗必会掉落多余的血肉
  留下一个坚硬的铁质。但是,你的嘴唇太热
  它已经开始发软、融化、发生斑驳
  我们亲吻吧。让这棵树在内部结婚
  它曾经是一只旋转木马,但它仍旧扔弃
  艳俗的彩灯、气球、节日、马戏
  它重新回来做一棵树。用最静态的词思念
  
  3、

  人间真乱。人间是一场合欢后的脏床单
  我不许你过分洁癖
  因为这,我已经错过享乐,错过自由
  美就生发未及刷洗的浅盘子里
  你那么慢条斯理的清洗、谋杀、泯灭
  你是自己的同谋,叛徒
  你四分五裂。但我能一一认出他们
  就是你。
  你以你为树干,长出无数你的枝条
  萌发无数你的叶子。但最后是哪一条能穿透死?
  我比你更容易心灰意冷
  比你更热爱一切。
  
  4、

  针尖上,有一千零一个天使在跳舞
  她们很轻。只有一个脚心出了血
  血珠滴落的地上盛开玫瑰
  玫瑰上盛开伤口和针尖
  只有这一个,因为爱上了圣父
  滴血。
  
  5、

  我不许你没有秘密。那会空洞
  没有被虫蛀过的树长在圣徒的心里
  我们的身体是两只靠近的容器
  盛装不同的血液、汗、体液、气味
  还有灵魂。
  
  6、

  哦,还有灵魂。我曾紧抓不舍的
  扔进火堆的、掷入水底的、裂开的
  破碎的、有些污痕的
  哦,我曾经这样冷酷的对待它
  我想过埋葬它
  
  7、

  但黑的另一端是白。夜的尽头是升起的光芒
  我冷酷的反面是热爱。无限的热爱
  此时我心怀柔软的轻羽毛,该抖落的灰尘
  已经安静。
  
  8、

  最迟一个月,丁香将盛开。花谢叶生
  情欲的潮水褪色,留下朴实的岩
  我们可以继续生活了。
  
  9、

  你的微笑不易觉察。但你还是用
  嚎叫的方式来结束孤独
  我们无法彻底背叛身体和相爱
  也无法妥协。
  所以必须,以仇恨彼此来爱着彼此
  我的温柔只发生瞬间
  在这个瞬间里,搬进天堂
  我们比飘泊更频繁的更换住所
  比游牧更爱彼此的身体
  和自己。

本贴由冯碧落于2006-4-2 18:12:54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页首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