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选择》铁哥


“燕子在责任里飞行”,我在辉县的铁皮里
摇晃。鲸鱼在雅芳护理液里微酸,敏感的部分
在试管里融合,清澈变紫。紫丁香在陇海路

打喷嚏,她应该提醒我穿翻了黑氅。为了保暖
应该出一身冷汗,大海也忽冷忽热。郑州
不光是羞辱,也悲伤如行云,我回到的地方

是坚持,还是是偏离?是鸟,还是一团雾?
老罗还是说不清楚,他只对路过的植物发言
有些是新栽的,有些是枯藤,有些失去了

生育。有些快感掉下来,翅膀在黄昏里倾斜
咸水倒进茶杯。107国道两旁的烟囱兴奋
趁着夜色,它射进天空的仅仅是乌云?

荒谬如同霓虹,班车经过小冀镇液压机械厂
我感到我是一枚铸铁的卵。孵化还是轻佻
在空气里颠鸾倒凤,我注定要在北环路下车

2006/3/29

本贴由铁哥于2006-3-30 1:16:44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页首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