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火车停在车站》池沫树


忽如其来的,想哭
眼脸遮住的,是玻璃和水。

(姐姐,你不知道,或许
我也不知道,一口深井
一棵怀念开花的树)
又爱又恨的行旅
仅仅是跟着我,我拖着它。

(姐姐,要是出门旅游该多好
云淡风清,一天的好心情
带点故事或照片回来。)

好多的人,急匆匆,像饿着肚子
昆虫也没你们跑得快。
(姐姐,我活得越来越小,
表面坚强,却需要人照顾)
火车停在那,等着我,
这又要开往何处,怎样停顿的生活。

(姐姐,火车停在那,是我诗歌的逗号。
我要学会忍受,学会追求幸福。)


本贴由池沫树于2006-3-29 21:27:58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页首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