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编后:《 几点说明》沈鱼


    一、从《硬骸网刊》第15期开始,我放弃了使用ASP动态程序来编辑网刊,虽然那个文章管理程序花了我很多时间修改、美化,但我还是放弃了,在我看来,一个静态的HTML页面更像一张安静的纸,我更乐于使用记事本程序来编辑每一首诗歌,如果网页太多的话会有点累,但是我从中找到乐趣。

    二、第15期由发条橙子选编,原定于4月15日前出刊,但由于各种生活上的原因拖延了一下。在此之前,我一直在想,是否有必要把《硬骸网刊》继续办下去,网络如海,硬骸堂不过一粒细沙,它只是几个人的小世界而已。但现在,我觉得应该继续坚持下去,但很多事情要等到自己做的时候才会发现有多难,难的不是说这件事有多么困难,难的只是你一直在牵挂。

    三、我不可能把硬骸堂关闭,这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事,这是我们的硬骸堂,三年相聚的感情,不是几杯酒能说尽的。这已经不只是一个小网站存续的问题,而是我们是否愿意就这样彼此分离,做鸟兽散。根据网站统计,硬骸堂平均每日50IP,我认为大部分人是通过搜索引擎偶然进来的。在我看来,每天有三到十个骸客足矣,老实说,我挂念的只是这么几个人,我如果写了一首诗,只需要给这么几个人看,我也喜欢看这么几个人写的,即使有些是很粗糙的。

    四、我从硬骸诗歌论坛中选了一些诗,有些与橙子选编的相同,删除。但纪念特辑部分有两篇与上期重复。网刊允许重复,好的诗歌允许无限制重复。

    五、这个月我生日,5月25日,农历四月二十七,满三十了。四分卫和小胡带头,搞了个诗歌接龙活动,使我突然有了想写诗的念头,这两年来断断续续,基本上已没有了写诗的状态,是硬骸堂网站的存在让我还跟这些写诗的朋友有所联系,也让我保留了一些思考的能力。

    六、我希望继续把《硬骸网刊》编下去,能办成月刊最好,办成不定期刊物也行。可能的话,实行论坛版主轮编,栏目和内容都由执行主编来定,版式就不再更改了,要一直用下去。这个版式,就是你现在看到的网页。但是这些家伙都很懒,你也可以说他们很忙,谁知道呢!反正我是很忙,今天是星期六,我天天改网页,周末都不休息,我容易吗我:(

    七、点名一下:
沈鱼(自封为网刊主编,整天给你们端茶送水的小厮)
四分卫(以前老给儿子换尿布,现在到处偷拍尿布)
马力(肥,你继续肥吧,你将成为一个肥胖的素食主义者)
胡不容易(一个爱得很辛苦的人却一点也恨不起来)
疏约(以花草为命,家住红楼附近,每天的早餐是花瓣的露水)
旧海棠(怀里兜一朵新鲜的海棠,一个人的欢喜就是两个人的惊奇)
发条橙子(喜欢你,但懒得理你?我就这样咱得啦)
蓝尘(躲进医书偷吃草药)
陈让(怀旧的人却喜欢阳光)
古吉央央(姐姐姐姐,我在爱着你)
阿固(一个喜欢臆语的就像在月光里洗澡)
苏浅(我很白,像梨肉一样白。可能是这样吧,我从未见你伤心过)
嘉言(你给我寄来的经书我读了一些,背了很多遍心经,每次想你,仿佛都在夏天)
白云(我给你写过一首诗,叫做“我不知如何将她赞美”)
珊瑚(岛沉着,水依旧蓝,人世很漫长,我们可以慢慢将往事回忆)
罗盘(我还没向你请教“那未知的道路到底通向何方?”你就出去云游了)
湖北青蛙(呱呱叫的青蛙喜欢扎向莲花堆里,他说那里有他的仙女姐姐,有梦想的人不难过)
青玉案上瞌睡(一个瞌睡中的女人看起来很美,我是说,从背面看)

其他没点到名的坐好了,网刊已经发布,随便看几页吧。

    八、很多事情并非尽如人意,也许不想放弃,但有时也难以避免荒芜的命运。

2006/5/27
 
 
 
 

∧返回页首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