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阿固:幻生系列


幻生系列


  七月半 

幻生往回走的时候,天似乎要下雨了 
路边燃着香烛,烧着纸钱 
一个老人在偷偷抹着泪。他觉得满天都是清冷的亡灵 

他狠很地嗅了一下,空气中的味道 
然后拨通了爱人的电话,他说,今天是鬼节 
很多死掉的人,都被人在这一天想起来 

后来,天真的下起了雨 
可是幻生没有躲避,他说这里有雨,前面也有 
就象死亡一样,总是在那里的,只是被人记得,真好 

2004/9/9 

  幻生的幸福生活 

他说他不写诗了,他说他把自己当成一株植物 
种进他爱的女人的身体 
象一只活塞。他说荒唐极了 

他重复地问你爱我吗?女人点头 
女人燃烧起来,女人说要是你再问这样的问题 
就让我的地荒芜了吧 

他觉得这样的荒唐真的有些幸福 
在后来的很多天,他都说女人就是他最成功的一首诗 
或者滔滔不绝,或者只字不提 

2004/9/9 

  上元夜 

幻生坐在镜子里,镜子亮晃晃的 
好象一口井 
他伏在井口往下面看,似乎见到了自己的来生 
风,携带着鬼魂的哭泣席卷而来 
他说碧落,他说黄泉 
而镜子在摇动 
他象站在一个小小的星球上面,他对自己说 
危险。他终于把自己投进了井中,扑通一声 
他说那时很美,水光就象刀子的亮光 
我问他要去哪里,是否天堂 
可是他对我说,来吧,我就是你 
我问水冷么?可是他说,生活 
其实就是这个样子 

2004/9/9 
《紧抓住记忆不放》 

你一直在路上走动,象一只劳碌的蚂蚁 
9月10日,你回到了人群的中间 
你自说自话,表情灰暗,你坐在自己中间 

当时我们都不在,情人不在,音乐不在 
你悄悄点燃了一把火 
那时刚好有一辆从异地开过来的邮车经过你 

消息没有停留,你对我说 
阿固啊阿固,快一点死掉吧,好到下一世去等着 
如果我还能残留现在的记忆,我将来和你相爱 


《朝光线处倾斜》 

幻生从第一秒开始就遗忘了,他刮着胡子 
象一个有修为的老僧,他悟着那些悟不透的猜想 
而我藏了起来,是他的那句佛语 

破与不破是一道难题 
秋天一句宋词 
是一场散去的欢聚 

而我玩弄着手中的镜子,什么也看不到 
幻生把阳光刺入我的时候,我们都飞了起来 
你会看到我的身体,有一半在黑暗中,一半已经亮了起来 


《什么都没有发生》 

9月10日,雨,你在车中结束了这次欢聚 
你看到更多的记忆从远处飞了起来 
那只是时间抖落的灰尘 
被你紧紧我在手中 

象穿着一件不合身的衣服穿行在人群里 
潮湿而阴冷地把风湿病传染给每一块骨头 
但是当你就要想起来的时候,你才发觉 
原来那只是一个幻觉,你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有八天的一周》 

多出来的一天,是你存下来的 
你吃饭的时候留出几秒 
睡觉的时候留出几秒,包括亲吻的时候 
相聚的时候 
这样,你很快就有多的那一天了 
那一天属于另一个身体 

她是一柄匕首 
插进了你的未来,疼着,却不舍得拔出来 

《从1数到100》  

如果你愿意,幻生他就会回来 
他会喝点酒,说点让你耳红的话 
轻轻伏在你的后面 
轻轻的在你颈边呵着气 

当然,如果你愿意 
他不会消失。可是他已经消失了 
你深深知道他的忧伤,所以为了让夜更黑 
你关了灯,也消失了自己 

你整夜整夜的都找不到梦的门 
于是你一遍一遍的数,从1到100 
你一直在数 
他的名字。你怎么也不能,睡到他的梦里去 

20:39 04-9-10 

  你 

正是我飞着经过的地方,青色瓦房在太阳光下 
闪动着银子的光芒,我看见一盏等 
整夜整夜地亮着,不小心我就成了一场空难的受害者 
而你,和你窗口的小灯,正是这一切的祸首 


9/7 

  掩盖 

我看到了地球上的花朵和火焰 
你蹲下去,你悄悄的开放 
于是我收敛了所有的飞翔回到你的村庄 

在夜晚,你回到梦了 
你和我正在相爱,你见到一朵花正把另一朵掩盖 
你见到一朵花正被另一朵掩盖 

而我们都不说话 
我们空不出时间来,我把印章盖满你的全身 
我说,你,是我的 

9/10 

  九月幻生 

她举起镜子象举着一把刀 
夜晚只剩白天残余的喘息 
幻生坐在两杯南山咖啡的中间,不见悠然 

"找一个人结婚,让他把我深情地杀了吧." 
她对幻生充满了感情,她说要和他 
过一种平静而坦然的生活,说,这是我的爱人 

幻生抽烟的姿势很特别 
让人觉得他似乎就是一截昨天的烟头 
她靠着他,僵硬地笑了,一滴泪水打破了夜晚的静 

她对幻生说,她多希望 
能给幻生生个孩子,看着幻生的胡子长出来 
然后和他一起老去 

可是现在,幻生走出了她的镜子 
幻生打破了她的镜子,拔出自己的刀 
她和幻生,一起在午夜破灭了 

  十字 

幻生一直在想,哪天他死了 
最后留在他床边的那个人,会是谁 
在过后的某次欢聚中,一些人会提到他的诗歌 
还有他沙哑的声带,幻生说其中沉默的那个 
会继续爱他,而继续恨他的那个人 
幻生希望是一个善良的女人 
希望自己的死,能让那她解恨 

可是他到现在还没有死 
所以他不确定谁在恨他,可是他说他只想知道 
谁爱他,而恨的人他不想知道,因为恨是一种折磨 
于是他在胸前划了个十字 
他说,上帝保佑...... 

  99年的延安路 

我承认,我用了很长的时间去尝试忘记 
第一次嘴唇沾上露水的味道 
数一数,已经有6滴了,都有好闻的糖的甜 

而幻生不认同这一点,他说我是爱上了回忆 
在味蕾迟钝的三十三岁,露水里的影子 
只是一个幻象 

可我忧伤的小情人还活在99年的初遇里 
保持着她18岁的坏脾气 
坐在我的身体,一次又一次地敲打我的骨头 

当我再次的回到延安路,我才发觉 
我和幻生都错了,其实从很多年前开始 
我就提前缺席了她的聚会 

2004/9/11夜 

  秋蛾 

1 
这只金翅蛾飞了起来,火焰跳动 
夏季在不安的蠢动中停止下来,你说,秋凉了 
我们该起程了,在远方,去更广阔的秋天 
看一池秋水把我们消磨 

2 
葬礼正在进行,有人走动,有人离开 
我在飞蛾的旁边充满了忧伤 
我把这只飞蛾称为幻生,看成理想 
我看见他回头看见自己,坐在山冈上,一脸迷茫 

3 
那时他还没有死,大地上的火焰正在燃烧 
他牵着我的手一直奔跑,然后飞翔 
比自由还要轻,比青春还要自由 

"这多象我们的爱情,飞起来了,就再也不回来." 
那时我陪在他的身旁,一脸的泪水 

4 
曾经我也和他一样,假设了这样的一件工作 
就是拔出许多的钉子,然后把更多的钉进我们的身体 
有谎言,有甜蜜,还有背叛和决绝 
但是在往回走的时候,我们却同时老了 

情人们坐在雕花的窗口,抚摩着身体 
抚摩着衰老,就象一滩泼在烈日下的水 

5 
只是她们比我死的早,比幻生还早 
幻生说他要起身了,赶在天黑之前起身 
那时公园的长椅上积满了露水 
我们曾经坐过的地上,凉透心骨 

而我和幻生坐在自己的葬礼上,轻轻的唱歌 
轻轻的哭泣,火焰正在渐渐的冷却与消失 
幻生对我说,看吧,看吧.这一池秋水就这么老了 

6 
我还是比较喜欢称他为幻生的,很多时候 
我都听见他对我说,起程吧 
那时野菊花会开满整座山谷,艳给每一个人知道 
等着你们摘下来,匆匆地放在我们的坟墓上 

我不忍心和你们说再见 

7 
哀乐在夜里听起来特别响亮 
我和幻生已经走远了,你沉默一会儿,流泪一会儿 
流泪一会儿,沉默一会儿 
大地上火焰重新升腾,有更多的飞蛾在赶路 
有人,在轻轻唱着赞歌,有人,其实什么都不记得 

2004/9/7 

  宽容 

结束与冷兵器相伴的日子 
看那一轮太阳藏在遍野的花朵中 
那驮着一车稻谷的农人,架着他的黄金马车 
去了天堂,我们在他的身后,轻声细语 

  我们 

我们热爱,我们分离 
我们没日没夜地变换着姿势,要求这床大地 
迎合我们,我们轻轻地喊出一声醉 
就变成了一只空酒瓶 

而强盗却把我们举起来摔到地上 
即使我们相爱,我们缠绵,我们还是会不得不分离 
还会讨论:假如我们老了 
那牙床和牙床碰到一起,会是怎样的情景 

  日历,或者情人 

如同一色衰的情人被撕了下来 

你站在窗边往外边张望 
整个秋天都见到了你的熄灭 

你说日历就象一个忘情的女人,没有明天 

2004/9/7 



有你们在我的记忆中出没,真好
本贴由阿固于2006-12-31 11:54:24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