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湖北青蛙:四行一拍


[首先说说蓝天白云]

人死了,埋于地下。人活着
抬头望:蓝天白云
仿佛自己的骨头无斤两,世上的事
都不是我干的


[献给农民龚宜高的花束]

那是二十一世纪中叶,一个平常的春天
新雨后阳光照射普天下的房舍。
一把泥土湿热,依然是熏风吹拂开花的植物
依然世间万物欣欣向荣,他曾遭逢的,人们仍将遭逢。


[江汉平原上的那个村庄]

那天一时蔚蓝,平原上只有如黛的远树
烟霞灿烂。父母住的屋子多么平淡
渐渐乌黑一团。
群星涌现,看不见的人托着月亮这个银盘慢慢在天上走动。


[客栈留言]

这是祖国的一片静夜,我想起我
驴车上坐着的同学。
纳凉到夜半,罗衾不耐五更寒
少了些讲鬼故事的伙伴。


[一个人的江南]

日子过着过着就老了,一片墨绿
代替了明亮的花阴。
一名老头泪眼模糊,胡乱吃着东西,说着,写着话语
生死,牵挂,无处说明。


[……都和我发生过关系]

我这一生竟是在不断地迁徙:潜江,上海,济宁
昆山,青岛,南京……都和我发生过关系。
皮肤逐日粗糙。
生活,但离题万里……今天是卖葵花的皇帝。


[乌兰巴托的夜晚]

跟元大都是草原妯娌。跟我是疏远了的亲戚。
不睡觉时,将忘记的灯盏倏忽间挑明。
我这狼牙棒,狗屎运
痴心妄想的一生,也走过了羌笛弯曲我无用的地区。


[从东面进入向往已久的历史情境]

做那样一个人:平行与对仗。做那样一个人
怀古,打理乐府。
故意在词中犯错误,并列罗一大堆朋友
仿佛你与诗人,有共通之处。


[按时间顺序做一个统计]

绝大多数光阴是一个人民。剩下一点时间
我端坐庙堂之上。
听着,听着,胡须长长。
下面的人群,也慢慢有了狐狸的脸庞。


[春天]

岐王宅里的桃李花又开了。 一个平常人
当它没有。
而另一个,哭哭啼啼。三斤重的春天
有时被他加重,有时被他减轻。


[驴粪蛋]

三十年前,拉出一头年轻的毛驴:它口齿清晰
秋天的落叶适宜写出诗句。笔耕砚耨
困踬以终:正谊明道
与身后那暗黑、臭哄哄的颗粒


[房屋]

整整一生,都没有自己的房屋
这冷到骨头的冷。
我跟太阳学习建筑,把阳光
建立在乌有的房顶上面


[老伙计]
  
走累之后,坐在石头上。四周没个人影
老伙计,歇一歇,咱们就挺直腰杆走吧
只有你懂我的性情:近处的事物,视而不见
对远处的,每每上心



[打麦场上的月亮]

打麦场四周,有一个不如一个的草垛
一共二十三个。
二十三个草垛上,都有一个爬上爬下的月亮
无论你变换多少次形体,在地球上,我还是一眼认出了你。


[霜降以后的黄鼠狼先生]

霜降以后,四处都是落叶。
黄鼠狼先生
常常优雅地从后院走过。
它的尾巴那么长,摇得那么轻,几乎不用人操心。


[小动物们的碎梦]

小动物们谈恋爱是很不容易的:它们无法穿越
绵绵不绝的高速公路。
很多女人坐着公共汽车,去另一个地方睏觉
她们的屁股,坐断了无数小小兽类的好梦。


[饭桌堂屋一张,厨房一张]
  
饭桌堂屋一张,厨房一张
招待客人一张,招待自己一张。
村子里,每家的女人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秋天坐在稀稀啦啦劳累的厨房板凳上。
 

[晨间的动静]
  
每天听到鸟类早起,树林里闹腾起来
鸡出笼,鸭出圈,猪为到了喂食的时辰,直哼哼
四婶在堰塘边捶打衣裳,又捶打自己的后背
牯牛一边跟着三叔往外走,一边若有若无地甩着尾巴
 

[在杨家桥上看流水]
  
后河来了一次秋汛,河水淹过昨晚二哥挑水的埠头
我们站在杨家桥上看流水
看得久了,我们晃晃悠悠地流动起来
一动不动的,只有秋树,与远云


本贴由二哥于2006-12-30 11:23:09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下汉口


[一个人产生了气味]

不再为无产阶级编织美梦。一个人仰卧万花丛中
一个人耳欲聩的青春嘎然而终。潦草,掷笔
小酒后,来到舷窗下
一九七六,江水流,月亮面目全非,出入乌云像不工作的仙女。


[怅然若失]

从混乱的梦境中醒来,发现一头小型大象弯曲着橡胶鼻子
躺在床上打鼾。解放牌汽车拖着马戏团在马路上上下腾飞,转弯,转眼
空旷无人,只有春天的静树,油菜麦田。
路经乡村菜园,黄蜂独来独往,霸占了最初开出的黄花。


[大意失荆州]

我们的船,经过了沙市,一说是两千年的三国荆州
慢慢从身边流走。
船舱里,白胡子老头走马,扁担客推兵,少妇掏出奶子
塞满孩子的嘴。时候不早了,夜晚像碗面条,捞个干净水中再无可以看见的东西。


[街道上]

卖狗皮膏药的人走了,过来晃荡硕大胸脯的妇女
问,萝卜几毛钱一斤。
破破啷啷的班车进站,带来一担猪娃哼哼叽叽
我的朱文颖老师,收胸缩腹,拎裙裾,孤独地踩踏着猪屎尿溺。


[饮中李白]

中短篇小说是一匹五花马,它带着我小跑,打蹶子
与疾驰。日光强烈,江水浊眼
五花马换来船中酒一杯
哀悼,独白,月亮在船舱上空滑翔。


[三十年重过黄鹤楼]

仍然是一九七六年,家中来了摩舒尔客人
水杯冒着蒸汽,厅堂里无人叙话,只好看画上的
毛泽东主席。
三十年重过黄鹤楼,抬眼望,龟蛇乘雾,隐隐人间一片喧嚣乐土。


[江上行船]

楚天漠漠,午后三刻太阳渐次偏西。江岸走着一列蚂蚁似的小人
好像是,谙悉炮火对射的民兵。
伟大的航船顺流而下,我立于船头撒尿并大声吆喝,看一白线
化为断线珠子……自摆乌龙,仿曹操横槊赋诗。


[江鸥]

一只江鸥穿着短裤,在江面上飞。一只穿着短裤的江鸥
我高兴这样写,犯这样的错误。
可以增加,绝不允许减少。可以给江鸥加一条短裤,但不可拔光江鸥羽毛
可以写字骂我,但绝不可以连同我的字一笔抹去。


[江树低矮]

袖了手,在江边胡乱行走,所遇皆诗经植物
蒿艾枯败,江树低矮。
天上的大王啊,此时没有雷霆,可以击毁我作品中
横行于世独孤求败的螃蟹。



2006-12-14



本贴由莫比乌丝于2006-12-16 16:03:58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