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黄疯:悲伤


给小蚊子的诗

◎初识

我从来没有试过在青玉案上
瞌睡。

我热爱镜子里打开的门,一扇灰得
像水一样的灰扑扑的门。

那必定是落光了头发
被岁月铸造出来的
思想家的烟斗,在点燃之后
光明代替了它的灵魂。

必定是一只歇晌的蚊子
在风
吹裂河面时所发出的嗡嗡声。
我知道所有的巨大秘密
都有一点嗡嗡声。

2006/11/29

江西南昌中 滕王阁上事
本贴由黄疯于2006-11-30 13:45:09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我也有妖娆之姿

◎二○○六年的婚礼

这一年依然是
优雅的二○○六年,一个晴朗的午后
长途巴士的蓝色窗帘遮住远行人的脸,他的衣服发烫
他的座位下堆满谷物
这乐陶陶的世道教他在睡梦中垂涎


◎发烧

整个下午,他的骨头都在燃烧,在漫长的高速公路上
我们沉默着
除非十二月我们挽留了青草的芬芳和马群
那些马,饮水,长嘶,在我们的身体中狂欢
它们以为践踏的
是我们的身躯而其实
它们仅仅于一座嘈杂的小镇滞留片刻
即使脱身也显得如此孤单


◎旅行

没有事先确定目的地的旅行
从铁轨上
卷走了火车
它们幽会,但无法结合
全部的力量只能用来印证林中的空地,譬如有一些人来
有一些人走了
在这块空地上,其他的人将看到这一切
并为没有结局的爱情不胜悲泣

但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或者
让旅行无休止地继续
或者询问一下身边时装杂志的主人,那个美少妇
她略带羞涩,然而是明亮的声音
她说,对不起,我刚启程


◎琥珀望远镜

一架纯金的琥珀望远镜摆在我面前
摆在我面前的还有岩石上的老鸹

老鸹啊,我腐烂的肉体正是你寻找的食物
正好做你柔软的绣榻

可我要派你飞回我的家啊,你要扒开我的胸膛
带上我心口的刺槐花

就在洞庭湖北,就在长江流经的树下
琥珀望远镜里还可以看得到我的妈妈

2006.12.26

◎印度王

出征时间一到,印度王就顺着河流
回到了家乡
回到了棉花一样柔软的
石头上。

但不要说话。
抓住石头上的蝴蝶,和它亲吻
和囚禁于歌声中的来世说再见。

印度王掌握着全印度的河流而非
河流中的新娘。


◎时光

柯尔山有时候从我的窗口爬进来。
它像一亩无人收割的田垄。
而那些被信仰
烧焦的农民躺在我身边。

在黄石,柯尔山和我
用骨骼砍削各自的长笛。
满世界都是风鼓动着的鞋子。

有时候,我和柯尔山相对而泣,我们希望或者这时光
也因意气风发而暂留一次。

2006.11.29

◎吃人

当一个爱撒谎的老北风躲在山洞里,他为什么发出
“库库库”的恐惧声?
他捣碎兔子的骨头,等着下雪。
等着将马尼拉干草缠在手腕上。
他被更多年轻的
北风追赶,尽管他清楚那些马蹄踏在水面,
被追赶的鹿失去踪影。
尽管这还只是夏季。

他只有樱桃木做成的一匹木马。
山已渐渐凉了。失恋的人穿着失恋的
衬衣,那也是吃剩下的骨头。
不仅如此。
他吃掉每一个人,直到这世界的发源地。
不仅如此。
直到他被更多北风撕咬,他仍以吃人为生
直到冰雪溶化,他手中燃烧着的鼠尾草指向天空,大叫着:
来吧,开始吃……

2006/9/1

◎欢爱

她站在我面前
清水飙和那些咝咝
作响
而又滚烫得如同血液一样噬咬着我的
其他的蛇钻进酣睡者的皮肤
她要回家了
仅仅是酒后,阳光如此靠近我的脸庞

她开始孵化,带着小小的得意
目送情敌从旅店离开
一匹破了膛的马在因为痉挛而彻底地放弃呼喊

2006/10/17

◎马口铁

秋天那些
短暂的
马口铁随着
月亮升起。
在磁湖岸边。温暖的,浓硫酸腐蚀过一般的
大地与树叶,在她胸口坠落
打听着摘棉花的
孩子的去处。

2006/8/27

◎悲伤

我从没有描述过那些破碎的山
我几乎每天
都看到那些因为采石
而被劈开、后来却停止了工作的
白花花的裸露地带
它们停止了
不论是继续生长,还是开始风化
当我从它们下面经过时
悲伤都会按时到来,按时消失


◎像水珠滴落在心灵

在十二月,只有少数动物还能在
我的阳台上活动
一只南美乌龟
趴在花盆的泥土中
一只禾花雀蹦来蹦去,它和我
肩膀上的疼痛一样
总是被阴冷的季节带动
它的叫声
也和它的动作相称
有时候短促
有时候清脆,像水珠滴落在心灵

2006.12.8

江西南昌中 滕王阁上事
本贴由黄疯于2006-12-27 16:39:21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