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余丛:余丛的诗


余丛的诗


这一年,35岁

这一年,我读书不写作,烧香不拜佛
这一年,我出游不远行,修心不养性
这一年,我想家不归故里,愤世不嫉俗

这一年,流年似水,风光不再
这一年,人情纸薄,老于世故
这一年,花开花又落,风调雨不顺

这一年,我疏远旧识,懒于结识新知
这一年,我悲喜有交加,寻花不问柳
这一年,我高不成低不就,冷暖由命

这一年,虽不同往年,却有别来年
这一年,我素食,喜小酌,清规戒律
这一年,我过日子,勿归隐,虚度光阴

2006.12.25


写给朵渔的一首诗

在幸福的三口之家,他是父亲
丈夫,和温和的家长
在谋生的单位,他是职员
下属,按部就班的人
他知书达礼,明毅志信
看似静若止水,内心
却有一股按捺不住的火

朝九晚五,他羞于面具
不该看的不看,不该想的不想
最后,他还是辞职了
在北方,北方早已厌倦
在南方,南方也没有留住他
而今,他哪里也不去
就在家里,以天下为敌

这些年,被生活的真相所困
他不逾规矩,越轨
他不愤怒,却
更像一个清醒的革命者
写诗造句,控诉屈辱
置身于现实,他要
冒犯黑暗,“为无名山增高一米”

2006.9.30


这点爱

这点爱,在时间的天平上
一点一点失去重量
短暂,却是美好的
疼痛,却是刻骨铭心的
这点爱,不再是全部
不再是你我唯一的依靠

这点爱,莽撞的厚礼
偷走的肉体也糜烂殆尽
爱过的,如泪水缠绵
恨过的,莫非刀光剑影
这点爱,迷途不知返
过往后是明亮的疤痕

这点爱,不再是爱
是缝合不了的一段纪念
是花,早已经枯萎
是蜜糖,就此失去甜味
这点爱,是羞愧之心
请求放过,而不愿提起

这点爱,我掖着、藏着
不暴露一点蛛丝马迹
不声张,不轻易拿出分享
不隐瞒,不骄傲地炫耀
这点爱,一回忆就碎了
就烟消云散,不再彼此

2006.9.28


有朋自远方来

挟持在一群朋友当中
你的来访落入尴尬饭局
即使我应邀列席
却没与你喝酒、叙旧

混迹于场面上的应酬
我习惯一声不吭
假惺惺的接风洗尘
你从不交换幸会的名片

好客讲究风光的排场
美味不见得是佳肴
有的故友已经被疏远
但我会把你引为知己

身临虚情假意的聚会
你鄙夷本地的土豪劣绅
我只不过是难过
这顿饭不能为兄弟埋单

2006.8.1


疾病

呼吸,那不被感知的肺叶
只有窒息时才知道
当你的感觉,找到某个部位
就是那里出了问题
就是炎症攻克的堡垒

世俗的鞭子,抽打在身
那疼是到达内心的痛
或许那行将愈合的伤疤
揭开已看不见血,而是脓包
但你要用医治来拯救

正在生病的人已死去
即使你还活着,你的双眼
却过早被浮尘蒙蔽
你的病在飘渺的雾气里
在精神的罅隙里发芽

你的病,并非肉体的堕落
假如肿瘤,也可以割去
你的病不是被冒犯的药物
不是细菌感染的头颅
寄生的噩梦,种下恐惧

2006.12.12



本贴由余丛于2006-12-26 16:42:05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