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啊呜:偏移


偏移

一次错误。浴室空旷,可以看见窄小的天空
阴郁。我已毫无遮掩了么?水管穿过墙壁
血脉之间,流动的声音嘈杂而虚弱
不是我的。不是的。我头顶的小鬼,默不作声

他望着我,双眼比浴室更加宽敞,瘦骨嶙峋的家伙
一开始,顺着水流,我听信了他的咒语
把你赶往潮湿之地受难。你是否,积聚了三年的阴暗?
又一夜之间远走他乡。如我一般

步履保存在我的背后。你大约只是
一次偶尔散落的谣言。水汽温热,飘向通风口外
我静默无言,如冰冷的尸体,把魂灵停留在海边
咸湿入侵,而我苏醒过来,仿佛,守身如玉

2006.12.

本贴由作者于2006-12-9 14:15:08修改过

啊呜啊呜啊呜啊呜啊呜啊呜,我们爱你……
本贴由啊一下呜于2006-12-9 14:13:41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往世书

河水,曾经顺着他的发梢赶来
满身喧嚣,充斥着日光
而今天,他终于隐匿山林
收敛忠诚的品质,如
鹅卵石的光滑,谁也停不住脚步


夜歌

水声就像缓慢的枪响,穿过
内衣、皮肉和两根肋骨
柔软的皮囊。洗过手,到处都是
交谈声,夜歌启幕,雪白

我酣然入梦,冷空气
明晨抵达。闹钟警戒着
确保我,不会成为冷硬的僵尸
成为夜晚的底牌



写意

后来我到讲经台,目睹空旷
心在岩石缝隙里钻牛角尖
面对大海,即面对大佛
或者反之,也是真命题
人,便越来越松散,只剩几根墨线

2006.12.26


把酒惊落雪 疑似故人来
啊呜啊呜啊呜啊呜啊呜啊呜,我们爱你…… 
本贴由啊呜于2006-12-26 15:12:00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