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弥赛亚:真蕉假鹿


哟,看了你们的言语,说不来,发诗!

@真蕉假鹿

在那密林深处
旧鸟不曾归,新鸟啾啾
何时得食?
别忘了你的胸膛里
尚塞满羽毛
别忘了你还披着一件
果皮外衣

不合身的是我
冒充的欢愉
是虚假的鸟叫吗?这覆盖下
即将成熟的兽体
要抹去蕉叶精心的打扮

我知道铜号
吹响时,正上演宁静的电影
这恰恰掩饰了
两个对立但是统一的母女
尤其是
当有效的趣味都消失殆尽


2006.12.3


@欲水


陈年的雨水
要不了多久也会
被蒸发掉
大海好像矮了一点点
还没有吃上自来水的人
从井里提起一桶
又一桶水,放入明矾
静静等待渣滓
慢慢降落
要不了多久,雨水会再度光临
道路会被洗得闪闪发光
当雨丝由细变粗
我们的爱啊,从有到无


2006.11.29


@没有过去的男人


他又一次去了
照相馆。他走在路上
他提着一口
忘了时间的钟
沿途跟随反方向的路标

只有在暗室里
稳定的红色,晃动的液体
只有不停地
用显影粉找到自己


2006.11.30


@薄暮之光


脏玻璃隔着
两个世界
不是在同一个季节
却有着相同的尘埃
太阳没落之前
高楼尽染
赤城中央的仓库保管员
再一次巡视完
他的领土
“哐当”一声
关上了沉重的铁门


2006.11.30


@浮云记事


听说它栖息在北方
毕竟西散去
永远有用不完的忧伤

十方钟声往下
有萧条的山峰
你的边缘有小蛇
淡金色的河流四处乱窜

乌鸦拽着余晖
往南斜着飞。只有不停地划开
积雪的痕迹
死亡危险过于草率

火箭速度缘自中庸
微风吹不动固定的云
落日的情人
诉说今日听不懂的言语

假寐但是入梦
适用于对一首诗的曲解
这是对苦闷生活
另一侧的赞美
他终于举起手来说:“我是一片云”


2006.12.4

:后三手是芬兰导演考里斯马基的电影《芬兰三部曲》片名。可作一解。呵呵:)


我有一件旧事
---------------------------------------
地盘:http://misaiya3311.56.com/



本贴由弥赛亚于2006-12-4 1:01:01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马路天使


唱首吉普赛的歌
进入小人国
我在无数的蘑菇之间游荡
和它们一样矮

瘟疫如同洪水
漫上来了,各地都有漂浮的木头
各地都有忧郁的窥阴者
躲在角落里
隐藏兽性
几个雏妓坐在一起,讨论各自的虚荣心


本贴由弥赛亚于2006-12-12 23:15:14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