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铁哥:败花爱


败花爱

走得太快,脱离了影子,它们像吼吼的小兽
终于咬不住了。在北环和南阳路交叉口的旋涡

满载的人终将被倾泄到开发区里,那有灯光的
深渊,有龙的资金链黑白无常。卖春者崴了小脚

卷着碎雪的科学大道,口音像是老乡,骨堆下来
成为半蹲的,后来是横躺着落叶。都已经老朽了

精致的瘸子,乱琴曲套烈马的仆人,爱残柳败花
一镰银月割倒的所有。踉跄的跑步机应该没有哀愁

忙于区草帽子盖着的陷阱,随刀疤脸的魔术师挥舞
点石成金的权杖,藏在郑州更深黑氅里等待大变

跳出来,但不会从立交桥上跳下去。偶尔的花脸
连自己都要惊悚,粉嫩的面善俱往矣。俱往矣啊

2006/12/13


星期六

老弟从郑州开回来,死党们
像蚂蚁围拢,掂出本县的酒头
点数当年法桐树下的案底。变了
派出所也改了位置,而黑蓝
不变,这世界就没有变。没有
如所想,大皮鞋走的更远
直到不忍看。像麻雀黑压压
把电线压坠,当年谁不顾盼左右

有足够的货品可供出卖,年代
将誓言压得更低。谁借助了醉意
好意思的大声说——我苦啊
再控制也还是不行,日光灯
好象跳一下,停住了。照耀着
我们的烂调子被筷子越搅越浓
好时光啊,鲫鱼糊在锅底。刺之
所向,难免脸青,一块钱的屁事

这些英雄们可以追忆的屁事
热爱的脸红。辣椒啊辣椒,酒冷
还是树上的姑娘们更冷。上楼吧
中年的蚂蚱们,暗火恰好烤香
带锯齿的细腿,好烫的酒。且
停杯,且说老兄们很生气,生烟
且拧钥匙。月光白,刺猬匆匆
没有家还能没有影子吗?往上走

2006/12/1 


本贴由铁哥于2006-12-14 14:17:17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莫凭栏

街对面大而混乱的美,给习惯穿上
缛衣,硬而宽广,黄昏了。疾行的人
不是麻雀紧裹羽毛,不带回一粒
小心脏,轻而飘的梦。这座老县城
有关的迷梦还没有回来,她有此刻
没有将来。她有昏厥,泡桐树的昏厥

另外一个人有缓慢的灰,等吧。想象
在想象里结壳,用来咬碎,酒烫温
整个傍晚只剩下咀嚼的快乐,磨损的
快乐。那个小学生蹬蹬跑上楼梯
她回来了,敲门。她会带来意外吗
解围巾露出小红脸,屋里变得热腾腾

2006/12/26

月迷

雾失楼台,远离父母,孩童鬼叫
这不可以。花园乱象,蓬头垢面

延伸到希望里。革命也不可以
毁坏沙之塔,掌握的蝴蝶戏曲

以前还咿呀。给我们摆脱,给我
剩下的劫掠残留,尽管一再坚持

刷子到处抹刷漆的红,挥散雾
还眼望不尽。寓言教导了什么呢

因为狡猾而好,迷惑倒在其次
你已经被说服了。把调子的把手

定到沙哑,忽略不计,远离怀疑
像菊花从菊花中抽离。谁闻其香

腐败倒在其次,每月迷倒一次
看前途。结教训的籽,失一次足

踏空,你现在踩着了金银珠宝
后退一步的韵。在嘈杂的大息地

泡桐有剥皮的静,落叶看不到
是谁造成了,利用了。甚至麻醉

也无从追述根源,欢迎你加入
木牛流马。这轮转的,无情的

流云,还没有个够。不可遏止的
清冷啊,赞颂,迷梦将冻未冻

2006/12/25

旧事

要么旧事重提,放下刀
在锈红门后。多么远
隔断地狱天堂,年代被左右
好象甘蔗,带霜的锈红
因为水分而冻结。没有月亮
证明向前还是向后,抹去了
证明就在这儿。我是甘蔗
长满胡须的根,害怕刀吗
已经无所谓,砍就砍吧。砍
虚无的牵连,别让我咬一口
满嘴粘汁。明天有多少
不可能左右的,月亮怜惜的
阴冷刀口。那凝结而有芒刺的
被日头蒸发的,草药残渣
娇惯的儿女。他们是多么的新
像刚刚脱险,让我如此不忍

2006/12/25


本贴由铁哥于2006-12-27 9:54:24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