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阿固:戏


阿固诗一组《 戏》




掩上书本,在一个梦中的我就这样去了
有人说,这也是一种启程
           --题
   第一出

看这舞台的中央,一株曼陀铃正在生长
挥舞着万千双有毒的手,正在蔓延
一记锣声之后,请你们保持安静
这里将上演你们的悲欢离合

全场雀静,只有怀抱中的婴儿还在啼哭
只有怀抱中地婴儿还在奔跑,学着飞翔的样子
只有怀抱中的婴儿在曼陀铃的面前停了下来
他毫不忧郁地把它拔了起来

  第二出

锣声又响了,我已经做好登场的准备
上了油彩,掩了内心的想法,我将依着剧情为你们演出
---苦哇......

我卖力地表演着,表情生动
无论我是谁,我相信整个舞台是我一个人的
聚光灯,向着我来吧,鲜花和掌声向着我来吧
我是舞台的主角,是舞台的灵魂和骨头
--苦哇!

而谢场之后,台下一片狼籍
人群散去,无人与谢妆之后的我,痛快相认

其实我只是一个配角,一个三流演员等着谢幕
任何人都可以替换我
但是我必须演下去,不可以失态,不可以忘词
甚至一句短短的过堂高腔,也要喊的象一个主角一样

--苦哇

  第三出

鬼头刀静静地安放在架上.无论为了谁
刀子依旧是一把锋利的刀子
你却就这么睡着了,困了,如那堆累散架的沙子
为一日三餐,粗茶淡饭,身后一丈黄土
我们远走他乡,日夜奔波.在异乡的路上,多情早生了白发
多愁多苦的他乡生涯,早已断了退路
你说异乡无归途,异乡难安枕,要常念双亲

锣声已哑,四野无人
我决定演一回自己,我要独自敲着鼓点披挂上阵,以万马腾空之势
--咿呀!
且容我为着这一点点的血性而歌吧
用我不怎么昂扬的声音,传下一句--
将军生来百战死,那计马革裹尸还

  第四出

过于沉于剧情了,锣声三响之后
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拿腔捏调,面目可憎
这自囚于舞台一角的人,钉子一样钉在一角的男子
谁知道在泪着什么,心中在咀嚼着什么?

--咿呀!终于,我捉刀而来
锣声响,鼓点急,沙场上马嘶声声,催角连营
我必会反将出去,让压抑的三万九千个毛孔一起呐喊
去打杀了虚荣的外袍,打杀了绵长的沉睡,我将醒来
醒来,誓将鲜血淋淋地站在你的鞍前
我将演出我自己,血淋淋,坦荡荡

舞台?毁了罢

2004/6/26 6/30 


有你们在我的记忆中出没,真好
本贴由阿固于2006-12-27 23:06:35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