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苍虞:这个冬天有些突然


这个冬天有些突然(组诗)

作者:苍虞


◎十二月的冬天

十二月的冬天没有飞雪
十二月的冬天没有雷雨
十二月的冬天偶尔刮过一两阵微风
我总是在这微风中颤抖

我是多么害怕这十二月的寒冷啊
天还没暗,就钻入了被窝
我是多么害怕宴饮欢娱带来的堕落啊
就关上房门,静静地畅游于诗歌之海

我终究还是要渡过这十二月的冬天
就如我终究还是参与了朋友宴饮
就在我与朋友坐上车的时候
朋友的妻带来了更为寒冷的冬天

酒店的包厢内,面对靓丽的女孩
朋友思考着让这个冬天增加些温暖
在这些不谙世事的笑容里
我站立窗前,让十二月的风
冰冻我的知觉

朋友的妻呼着喊着奔了过来
朋友嚷着骂着被人拉走
之后,我陪着朋友的妻在风中走
之后,我在十二月的冬天里打着哆嗦
之后,我更有些害怕这十二月的冬天
之后,我便躲在房间,写下这些文字

◎荷塘·思乡

淡蓝的炊烟
像鸟鸣稀疏扫过村庄
这一切,我只能通过母亲
在电话中的叮咛感知

贫困与愚昧盘绕着的小村庄
绿草如烟
就像桃花奋力划开红渍
不能连接的,
依然是
乡间泥泞的小路
这其中的忧郁谁能说清

流浪的人
把微凉的亲吻捂在怀里
在瘦瘦的池塘
洗去隔江的喟叹
以及对村庄的埋怨

月下
就从家信开始吧
北风呼呼
梦想灯下母亲纳鞋底的情景

◎风雨欲来的晚上

许久了
我把自己交付给生活
我的灵魂
犹如阳光中失落的叶子
茫然地作无奈的挣扎

精打细算对于男人
该是多么么悲壮的事情
我如一只贪婪的殂虫
在僵尸上不停地蠕动
直到分解最后一块肌肉

“这个月又是财政赤字”
妻在上床的时候说
我看看初次见面的六岁的女儿
“啪”地一声关掉了电灯
身体里的欲望,如一匹识途的老马
滑向寂寞的最深处

◎这个冬天有些突然

天气越来越凉了的时候
人越来越少了
生产车间空荡荡地回响着
北风的呜咽
食堂的炊烟一点点沉落
躺在饭桌上,被北风
肆无忌惮地吞食

这个夏季,没有经过
丰收的季节,就那么直接
走入了深冬
还有一些人,习惯地拉扯着脸上的肌肉
在北风的呼叫着把心事裹紧
趁风吹到了墙角
把某种还有价值的物件
揣入怀中……

而我还在工厂外面寻找
那个被跳过的秋季

◎冬雨

冬雨。残暴的君王
一反常态,娇媚地把腰身
束细

细细地拂过你的前额
细细地拂过你的面庞
细细地拂过你戴着的厚厚的镜片
你眼中的世界,渐渐老去
销魂地贴进你的心窝

冬雨使你双目失明
冬雨使你激情萎糜
冬雨使你在
渴望拥抱的时候
找不到温暖的双手

捧一杯热水,我常常倚门而立
水中的热气在冬雨的轻拂下
在我的镜片上凝固成冰

我抱紧双臂
对柔情的东西再三避让

◎作者简介:苍虞,原名张传奇,河南青年诗人。著有诗集《凌晨一点》、《苦·痛》,长篇小说《世界时刻》即将完稿,作品散见于《诗选刊》、《青年文学》、《燕赵诗刊》、《新诗人》、《美文》、《澳洲彩虹鹦》、《第三条道路》等多种刊物,现居江西,于一外企任职。
联系方式:341600 江西省信丰县工业园江西高飞数码科技有限公司 张传奇
E-mail: hnzkcy@163.com QQ:564908476

本贴由苍虞于2006-12-27 14:24:01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