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鸣钟:晨光中的大海


晨光中的大海



我有着宁静的心脏
我看到宽厚和仁慈携手而行
有一条路
铺满了红颜色的星星
来自高原的羊群在悠闲地散步 

到处都有这样的时刻
不要怨恨
不要把鱼掖在浪花里
不要有伤害
不要看到爱的狂暴
潦草地涂在星空上的浮云里 

我有着的艰难的抉择
恰如奔跑着的风
在一层一层地剥下大海的鳞片
这风曾经与阳光一起
让海面变成原野,花朵盛开 

把大海托起来
把晨光中的大海托起来
把海面上的浪花一朵一朵地托起来 

在这清晨的海面上
我们奔跑着
举着风
也举着阳光
浪花与浪花如此相似
浪花与浪花又如此不同





本贴由鸣钟于2006-12-25 22:46:38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平安夜



在另外一个城市
想起她
茫然无措的大眼睛 

尘世混乱,却无处安放 

大兴黄村,外研社培训中心
越过五百米草坡
泡露天温泉
数星星






本贴由鸣钟于2006-12-25 9:58:01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七色花


月光跌倒在清晨的草地里
染上了淡淡的绿色 

脆弱的七色花
不见了——
那些比露水更脆弱的花瓣
曾经被梦游人捧在手上

梦游人走过的路
现在连脚印也找不着了 

雾带走了——
曾经如喜悦
生自心底的那一切




本贴由鸣钟于2006-12-25 10:01:20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当我们坐上夜晚的屋顶



当我们坐上夜晚的屋顶
星空无比坦荡——
那些小眼睛的精灵
它们牵着手,跳着狐步舞 

那时候,我们的窗户总被敲响
玻璃上,有三个心形的图案
三个长翅膀的小天使
恬然地坐在月亮弯弯的小船上




本贴由鸣钟于2006-12-25 10:22:50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阳光有着灿烂的牙齿


宽阔的大路边
人们在试图抹平影子上的褶皱
那深切的不安与恐惧——
蚂蚁真多啊
吞噬着他们黑色的衣襟 

像田野里紧紧挨着的庄稼
那些细碎的
锋利的牙齿
淹没了矮个子的村庄




本贴由鸣钟于2006-12-25 10:24:25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光谣


我就是那个小驼背
忘记了催眠术的口诀
睡在木板床上
不如睡在草地里 

我有三匹骏马
一匹红
一匹白
一匹黑
一匹比一匹跑得快 

又听到那些声音
在歌唱着远去的物事
又看到草色起伏
似高天流云
被我的骏马踏得水花四溅





本贴由鸣钟于2006-12-25 10:26:06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定海谣


把安宁还给我
如果忘记了催眠术的口诀 

我情愿懵懂无知
仅与浪花嬉戏——
倒立
翻筋斗
吱吱地吞吐水沫 

尾巴被冻在了早晨的冰面上



长翅膀的平原汉(外一首)


长翅膀的平原汉

那个在平原生活的人
长出了翅膀
每天黄昏的时候
去天空中练习飞翔

他看见矮个子的村庄
就压一压翅膀
尝试让云朵更接近大地

他从不远行
总是准时收拢双袖
垂直降落在村口的杨树旁
然后天就黑了
被他翅膀挡住的万千景象
重新被夜晚掩埋

山在远方
他看见了自己的疑惑
海在另一个远方
他看见了自己

他看见了自己
他就会准时降落



冬日寄南方诸友

氤氲的绿蒸发了

这林中小径
像一条透明的河流
结了厚厚的冰层

两岸的树木和房屋
干净利落
删去了多余的枝节

在北国,所有的日子
都在这冰层上
时光是多么的迟钝
未留下痕迹

这个季节的冷
晾在夜晚的路灯上
只有在冬天
我才与这夜空里的一切
如此疏离
又如此感受深切


本贴由鸣钟于2006-12-30 0:58:44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