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莫白:奔向早晨的露水


诗8首


奔向早晨的露水

——一粒种子落入土里死了,便结出许许多多的子粒来.
谨以此诗献给一个叫朱柱的青年.

你奔向那座冷漠的大桥
奔向那片居心叵测的水域
就象一颗露水奔向早晨
一粒种子冲出土地
多情的浪花腾起一串忙音
你的呼喊也许还不足以警醒世人
但至少已经完整地证明自己

而那只破旧的鞋
作为遗赠
作为你最后的足迹
深深地踏入人们的心里

我不做赞美你的人
但我一定为你祈祷
为失去儿子的双亲
为失去孙子的奶奶
为失去哥哥的妹妹
也为这个失去依赖而在哭泣中颤抖的家

我也不做仰视你的人
我知道 即使在天上
你也只愿意做一只不易辨认的萤火
一颗无人命名的星星
用微弱的光芒打量着整个世界
用温暖的心跳照向孤单的自己

一颗奔向早晨的露水和
一群沉溺于夜晚的露水
最终都将化为乌有
但我相信
在那片曾被泪水打湿的晴朗的天空里
在那片浩瀚无垠的默默无闻中
会有一双明亮的眼睛
一直注视着我们

假说

割过的眼皮显然比以前生动
垫高的鼻子也更加挺拔 俏丽
漂红的嘴唇鲜艳欲滴
象一片富于情调的花瓣
而隆起的乳房
凸现性感 鼓胀欲望
就连私自更改的性别也能表达一种
暧昧不明的诱惑
假的的确比真的妩媚
就象谎言被拆穿之前
总是那么楚楚动人

灵魂之水

如果变成了雨
他们将失去色彩和身份
失去属于自己的季节
所以他们倔强地选择了冬天
并坚持在最冷的日子里盛开 凋谢
一片片令人惊心的美丽在撕裂后
重新弥合成完整的疼痛
等待一次新的试探
生活就是不断地试探
他们终于学会把自己当成尘土
开始关心每一件事物
并保留置疑的权利
小心地去试探一棵树
一个屋顶
一个逆风行走的人
包括自己
所以他们不躲避命运匆忙的脚步
正视不假思索滚滚而来的车轮
在自己的生命中掺进沙子和阳光
也不拒绝谎言和蛊惑
他们不再是一张单纯的白纸
大声地喊出爱或恨
他们也不再是一个纯洁的处女
怀抱完美的童贞
甚至他们永远丢失了
一个孩子的响亮的哭泣
在与这个世界反复地较量中
他们成了一只泥泞不堪的脑袋
一块使自己深陷的沼泽
一面视而不见的镜子
但有一点你要相信
水才是他们的灵魂
在口渴难忍的时候
他们会勇敢地回来


清扫人生

沿着一条大街小巷
就可以走完自己的一生
所以她的前途注定不会广阔
但一定是干净的
因为她时时打扫
因为她有洁癖
她扫讳莫如深的尘土
扫被蚊虫叮咬的垃圾
扫遭季节遗弃而无所适从的树叶
扫充满困惑又别无选择的落雪
一只内心空虚的饮料瓶
几颗理想死灭的烟蒂
一滩酒徒奉献的污渍
一只猫的遗体
不管它们以前是什么
现在她需要给它们一个
有名字的归宿
她迷恋自己的工作
但她无暇关心和倾听任何控诉和解释
她不停地打扫
只是在扫自己的生活和日子
扫自己一再重复的脚步和
无法转身的青春
她扫啊扫啊
显得那样忙碌充实
好象怎么也扫不完
她扫得那么执着和认真
可是她从来没被那些东西和自己感动过

蓝而透明的天空

一只乌鸦不能遮住蓝而透明的天空
就象一枚雪花不能掩埋温热的土地一样
一群乌鸦也做不到这一点
即使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乌鸦
一起张开翅膀
一起鼓噪飞翔
也不能遮住蓝而透明的天空
可是如果我们的心象太阳一样
习惯转身离去
冷淡的眼睛学会轻易地回避真实
那么我们失去的只是眼前这片
蓝而透明的天空吗


阳光明媚的日子

我的身体里有许多上锁的抽屉
里面塞满往事 秘密和人
那是我一直暗藏的利器
因为主人懒惰
疏于打扫
他们陈旧得象陌生人的面孔
象一个人眉头紧锁的目光
今天天气很好
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
可以随处走走
也可以哪都不去
但是 我一定要
把他们叫醒
一定要
让他们出来
和我一起晒晒太阳


报复

不是因为内向
也不是因为骄傲
就算是一种报复吧
我的语言沉默成文字
沉默成一块块石头
强硬而冷酷
尖锐而锋利
我用这些石头锤打你们的心
也是用我的心锤打你们
我只是想让你们感受心跳
想让你们也觉得
有一点疼


命运

我甚至不是一个演员
而只是被生活搬来搬去的道具
一张桌子
一把椅子
一个梳妆台
就可以诠释我的一生
不需要投入更多的感情色彩
寄希望坚守住自己的位置
不被别人取代
或者只是几句被命运改来改去的台词
永远不能令人满意
永远可有可无



本贴由莫白于2006-12-27 10:22:53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