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乔书彦:汉阳组诗


《汉阳组诗》(选三)


《序诗》

走在路上,花朵鲜艳,熙熙攘攘
满大街都是憧憬未来的人,在光亮中
我怀念板车、木炭、打更的人以及
浣纱的女子、举杯邀明月的诗人

我之后,世界变了,人们
不再安享那份平静,不再按部就班
工作、结婚、生育,衣服
不再单调,食物不再单调,语言和微笑
不再单调,世界被装饰得美好

在流动的生活中,我不嗜好甜味
我留恋小桥流水、秦砖汉瓦、晨钟暮鼓
这是自由的时刻,自由的老人和小孩
沉陷于各自的聚焦

《梅子山》 

喝茶,啃干馍,随地吐痰,甚至做爱
也是北中国的粗糙,火车从北方驰来,山水
笼罩尘埃,洒水,降噪,我们从不消停
复制历史,古建筑日益增多,而寻找爱的诗人
用苍白的嘴唇口吻大地

梅子山在我身后,它的下半身叠压我的上半身
我气喘吁吁,挺立风中,我的骨头酸痛
不动声色,积压,缩小,始终带着血肉
飞走的雄鹰毫不顾忌火车隆隆,掉落的粪便
饱含温度,滋养,溶化,梅子山林木苍翠

蝴蝶沉睡,悄无声息,不抗议,不原谅
我真想扯断旗杆,插上谁的头颅,让他的精液
复活,让他和大地交媾,我真想抱你,亲吻你
让你的爱跟着我的爱,而不是我被迫接受
被迫改变,被迫,被细腻的手臂环抱


《钟家村》

钟家村多雨,寻觅的人
误入人群,不想深入彼此内心
遭遇困窘,这城市沉沉睡去,不闻琴声
有些冷,站牌下空无一人,我忘记了
去古琴台的路,没有路标,值得怀念的羊肠小道
在上世纪初被替代,低首徘徊的人
遍体渗透雨水,谁晓得
他丢失了什么,共公汽车启动
没有关闭车门,我总在担心
这近乎疯狂的雨,延长人们内心的躁动
体重增加,脑梗塞,血管瘤,各种不良症状
下水道瘀塞,靠着墙,我近乎迟钝
此刻,离春节尚有一段时间
驾车狂奔的人在老年患上偏头疼
痿在钟家村,有气无力,兜售烤红薯、蒸玉米
没有任何意外的表情,甚至也不会
抬头打量路边的时髦女郎


本贴由作者于2006-12-7 16:14:35修改过
本贴由乔书彦于2006-12-7 14:33:47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