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西北阿呆:野佛


野佛(10首)

最近杂乱的十个

<下午在图书馆>

选修课是个借口
你也这样说,说骗局也没关系

管理员身材不错,在走廊的另一头
她捋头发、跺脚
后来慢慢走过来,目无表情

隔了一个暑假,湿润的草地开满了花
嘴角蠕动,下体僵硬。你还是这么好色
往返车票也是受害者

海浪袭来了,波涛完全迷失了
时间落在她的额头,发出啊啊哟哟的脆响
你陶醉。嬗变成一条快要窒息的蛇
冰冷的皮,留在房间,找不到出口



<变异>

有时。一个人
石缝里饮水,交谈
吃野果

铁具闪着忧伤
细柔的思念钻出心脏
分化

人称脆弱
房间温度急剧下降
灵魂也是



<阿呆>

阿呆
一个电影的主人公

爷爷从街上捡回来
呆头呆脑的
就叫“阿呆”吧!
三岁发高烧,落下病根
医生说是脑瘫
就这样养着

“阿呆不傻”
奶奶逢人便讲
“不傻!”
“在他爷爷逝世的时候,他才三岁”
“小手抓着爷爷的手不放,那里知道一放手就去了”
“阿呆不傻,不傻,嘿嘿”
阿呆笑着挥舞手臂
跟在奶奶的身后。

今天是阿呆21岁的生日
他跟着奶奶慢过街口
穿了一件洗的发白的衣物
身上挂着一个大水杯
来到一片角落
奶奶确定是红星路3号后
展开一块塑料布,双手铺平
把报纸一份份摆出来,一份份摆出来

阿呆傻笑
来回踱步子
傻笑。。
“阿呆这是高兴的,阿呆高兴!”
“阿呆,一份一块,渴了就喝水,中午奶奶来给你送饭,啊!”
阿呆东张西望,笑!
笑。笑。
东张西望。笑。笑
用手拍拍报纸,搽拭一遍,一遍……
最后张开颤巍巍的口
发出婴儿般的声音
“报……”




<野佛>

山下野佛,一座座
有大有小
它们抱山,饮水,光着脚
谈生殖器

顽童骑头马,打杨柳
顾不及枝桠折脆
雨季,来得晚,也来得狠

牙齿脱落,大腹便便
喝酒吃肉,甚至寻花问柳
惯于抛头露面,罪不可赦

一抹月光泻倒空碗
横在心尖。
昨夜它们咳的揪心
风过后,秋天就来了



《恐惧感》

桔子皮
化整为零
降落陌生的顶点

漆黑被细碎占据,你来到谁的
房间。隐身术破裂
城哭泣。婴儿般呓语

软。湿温让我记得
冬天虚构的寒冷
鸦片没有上市
菜苗也没有



《失落感》

河床涨水
鱼苗听阈,舒展筋骨
梦中走失的秋雨
深不可测
想一头头潜伏在林中的兽
厮打着 吞噬着
夜正长
词语如准时的更夫
默不作声
惊慌失措的鸟雀飞过
天空
撞在一面面小镜子上
彷佛一把盐
撒在脸上
幸福地哭泣



<那些年>

那些年逍遥快活
喝酒 吃肉
躺在裸露的岩石上
抽闷烟
巨大的乌云浮过头顶
雨水滑滑滑地往下流
我们划拳,看蚂蚁游泳

孩子们戴墨镜,贪玩
昨天河里又淹死一个
我的小儿子大脑袋小嘴巴,目无血色
他这么小
该是什么星座



<与非门>

和别的门一样,它
只是一个通道
一块空间
庭院很深,你坐立不安,头发枯黄
桌上的静物秩序井然
手指触及之处
纷纷缩紧,脱落,失去活性




<幸福感>

活着
喝烧酒,吃盐巴
拒绝抒情
拒绝欺骗
拒绝和陌生人说话
拒绝读无聊的诗歌
拒绝很快死去
拒绝出走
拒绝获得爱情
拒绝细碎的粮食和甘甜的泉水
寒烟袅袅,我们结伴离开家
去野炊,去流浪,去寻找幸福感


<肄业>

渴了就喝点烧酒
日子穿透心房
痛苦
流了一地的血
菊花凋谢,你冷就告诉我。
椽子折断
听见脆响了吗?
他们排着队,站着
一整夜谁也不说话
那么凄凉
讨论肆业,讨论
杀人犯,性,土地,诗
野色萧条
他们依然站着,变的烦躁
有人颤巍巍地挪动
麻纱帽开始坠落
旋转,绕着一个顶点
圆滑,细碎
接着他的身体开始发软
飘起来
落在一口枯井的边缘 



本贴由西北阿呆于2006-12-6 11:45:42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