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三米深:一个关于火的梦境


一个关于火的梦境(五首)

三米深


◎一个关于火的梦境

在几声咳嗽之后,冬天说来就来了
一场火从现实燃烧到梦里
我的身上好像穿着丝绸
所有人都赶去救火,我却穿不上
一双宽畅的鞋子,人越来越少
城市被平日里看不见的雪山层层环绕
它们因为火光而折射出温暖的色泽
城市变成一个没有边际的广场
我爱过的人终于赶来爱我了
她们给我她们的照片她们的心
她们最后的美丽,而我已来不及拥有
大火后面潜伏着末日的病毒
和骚动的心,人们纷纷躲进寺庙
老和尚把寺门紧紧关起
他不忍心让我们看见——
我透过门缝,看见数不清的行人
在这个刚刚到来的冬天挣扎着死去


◎花墙

花墙之外,我省略了出墙的红杏
她悲伤的表情,是春天到来前
最大的谎言,我省略了雪
谁说看不见雪的人是有罪的
有罪的人却逍遥法外
我省略了潜伏在往事里的忧伤
这些年我写的诗多半是为了她们
而招摇的花枝,仍然
伸展在我辗转反侧的梦里
花墙那边荡起的秋千
荡起的风铃般的笑声和暗示
仍然让我驻足,风在风中
风吹过我时,吹灭了案上的烛火
我读着才子佳人的故事
他们的情爱往往历经波折
方块字在纸页上微微地颤抖
女鬼和狐仙沿着月光走来
画着凄美的容颜,她们答应我
不伤害我并取走我身体里的孤独
并在经过花墙的时候
省略掉一切带给我错觉的梦象


◎乌镇

谁把乌鸦脱下的黑衣穿上
回家的路越走越长
天堂断了,未亡人扫着碎片
他们旋转着念动咒语
伸出五指:金木水火土

蓝印花布从断裂处
倾泻下来,卷走了晨昏
人们挖空了木头
然后装进衰竭的身体和回忆
掺杂着不时响起的哭泣

流水更慢,像被双桥紧锁
没有哪个江南小镇
今夜我能够带走
麻雀在瓦顶上收起翅膀
化不开的薄雾还萦绕在枝头


◎乡村四季

夏天炎热,冬季寒冷
春秋分别象征着青涩和苍老
树叶从萌芽,细碎到繁茂
直至凋零,簌簌落下
发出沙哑的声音
叔叔都在地里栽种青菜
许多年前村里的女人
还顶着烈日,采摘茉莉花
而今花田已成往事
爷爷总是坐在庭院门口
沏一壶花茶,茶渐渐凉了
凳子也越来越少
他的四季属于村庄和大地
爷爷曾对我说起,人的前世
或许是石头,或许是土


◎雨村

时钟仿佛已停了许久
不断有人远道而来
不断有人离开
从不带伞,雨水不期而遇
轻轻敲打在天际线上

鸟儿飞得很低,拍打着
沾湿的翅膀,山野里的花
在雨幕中愈发明亮
远处的村舍渐渐暗淡
里面居住着也许我一辈子
都不可能遇见的陌生人

田间的稻草人想念着
一只走失的蝴蝶
雨水让漫长的等待和缅怀
变得湿润,婉约的轮廓
隐藏着未知的细节


本贴由三米深于2006-12-3 0:39:05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