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文本无心:烟花,烟花;又见烟花


《烟花,烟花;又见烟花》

先是送人千里;后是临镜伤春
路过之道
处处可见者,披大衣,高论是与非

月色很轻,华灯初上。风向模糊不定
依旧不见落红满径

分道何必扬镳,青山何苦不改
我低头;不望青山,不见故知

此时,我不适合独饮。我想
宾至如归
隔夜的明镜啊,可曾照见旧人否?

去年烟花,今晚在安海之城重见
红,黄,绿;璀璨交替
烟花,烟花;又见烟花,似旧人



《曲终人散》

亲爱的,如此的深夜
灯火柔韧,暧昧不堪
叫我如何去揣摩你滋长的目光里
何等的春光无限

10月13号,我已忘记天气如何
也记不起你是何许人也
那人,那目光,那刀刀的柔情
直击得物是人非
物是人非

若可复古到唐朝
或许我会对酒
当歌一曲
取名——
《曲终人散》



《一种形式下的两个人》

许多事情,是我在很久以后才想起的
那时
你很安静

人流不息,你理所当然的沉默着
亲爱的
我总是能那么轻易的把你分辨出来

后来,你离开了
仿佛入世

我醉里看花
朵朵尽是靡烂腐败,白肉尽呈
我听不到任何的声响

一夜秋雨,适时的拍打在芭蕉叶上
曲不成调

你提字:昨日花谢,今日重生
我慌恐得不知所措



《我似乎想隐藏些什么》

今日,晋江下雨,一夜
缠绵不绝

柳下无人无下惠
无出乎于情,无止乎于礼

如果可以
我多想看看
暴雨下的你们,如过江之鳅,苦苦折腾



《708号房》

亲爱的深圳,亲爱的人儿
天堂向左,深圳向右
我在中间
低头暗自思量
心中甚是犹豫不决

亲爱的708号房
亲爱的乌江牌榨菜
这里人丁兴旺
这里人民四处大团结

这里的镜子很浅
我被覆盖在上面,清冷而陌生

请将陌生者归还于陌生
这大而不当的躯体
于你何用?



《灰色玫瑰》

昨晚,刮了一夜的风
我卧床,听风声
一会以为向东;一会又以为向西

刀刀相剪的东西风下
街灯泛白,臃肿的人群,如川流浩荡
有人在此和我离别

此时:萧瑟是午夜唯一的
动静
我独自缩在被窝里
这不可靠的温暖;如哀琴弄湘曲


本贴由文本无心于2006-12-19 14:50:19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