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疏约:无上清凉(茆帆居士诗书画印赏)


无上清凉(茆帆居士诗书画印赏)

  喜和尚居士之字画,每每谈及,每每忘言,自是不成章句。尤如新月阑干,也如五香卤味,尘世中出复又尘世中入,弘一法师题的“无上清凉”把着味、不着味的话统统说尽,惊觉现代辩证哲学的寡淡无趣。也渐知汉语里方外的意思,好象一座隆重的寺庙轻飘飘地成了烟,烟坠了地,散开去,遂成了沈从文笔下山中独一无二的人家,他们的今生和来世,都在烟中修行。初遇茆帆居士的丹青,若有此感。

  僧有凉味者方是高僧,居士是有清气者才为高士,今人懵懂,亦是今人的画好看、奇看、却不耐看,皆重才气而轻清气所故。茆帆居士有清气,是为难得,水墨如此入手,可追水木菁华的绘画本源不远了,文化的自我修复起初想来是革新与叛逆,细细琢磨了,才知“泥沙俱净”只得小巧,“泥沙俱静”才是神韵呢。有了别致,茆帆居士对于画的转承,传韵自然不泥于造境了,久而久之,遂成另一种脉络,加上和尚居士心性中对于章法的裁决明断自有一番平衡,如此,他们绘画的面目已与尘世殊途。

  倒未必是说茆帆居士的画绝好,而是指其画之妙观。贯休和尚有诗“三间茅屋无人到,十里松门独自游”大致括约了“心出家”之人的美学与修行,行云流水,是最自然的动态,淡定亦是从动态中来。“山骨水肌云面貌”差不多已是山水口诀了,但喜茆帆居士的绘画不拘于此,呈现的法相竟是山云合一,天水交恰,有不消说出的通达之感。石涛上人所云“搜尽奇峰打草稿”虽是妄言,却是一味理疗俗子先天丧失浪漫的良方,心胸大而天地小,画中的山水分量就轻了,轻得飘不动一艘船,也很少看到茆帆居士使用斧劈皴,便是这,顿悟茆帆居士的心性与处世了,虚笔同样能让人塌实。

  茆帆居士的诗境接近晚唐,诗趣则取法汉魏,“会君一别梨花寺,请写烟波四季诗”,“莫向孤山仔细问,云遮青紫十分混”皆步吟沉着,挥手潇洒之句。以诗养画本是吾国绝好传统,可惜如今的字画里只见唐宋之句,不见机杼之言,安敢揣摩古人身临其境的即兴?亦是从另一侧面上得知百年山水只一陆宛若罢了!回到茆帆居士的画中,但见兰芷荣荣,画中人踏碧荒野,宽衣长袖,杖藜萧索,称的上乘诗遨游,逍遥之极。

  居士的朱印妙于白印,篆文,字体在木讷中自有迷人线条。篆刻好比律诗,高手能在有限的范围里把技艺发挥得尽致淋漓,丝毫不见促狭,独特处,是知了方圆,而能贯通,真正的端庄、典雅。难怪傅雷先生的私塾之师苏局仙也要赞叹茆帆居士的技艺与修行了,数艺拿捏地如此平均,又懂得人情进退,茆帆居士又不显山露水,留个线索,卖个破绽,是吾国文化的舒收得体,足够让人怀远,是两千年来高士的澹泊,而知深湛的底蕴原来已从山顶返回到山麓,是云深不知处的飘渺仙缘了。

  很少人能把藤黄写得如意恰当,佛家门外,林风眠能算一个,其余人的藤黄尘俗喧哗,不得法度。茆帆居士虽在家修行,却可称释家的槛内人,释家中人对于颜色的领悟有种天性, 也懂得颜色的语言,这样,茆帆居士笔下的藤黄自有一番味道,如同青山欲雨,有过眼苍横的美感。有意无意之间,被那句“无似贯通游戏意,诗书画印互增删”点醒,乃知茆帆居士的藤黄化在他的平衡之中呢。

  僧人着半旧袈裟行止山中,山峰如欺似压的混为一俱,彼时泉声从幽隐处传来,衰草连天色而去,杖藜点野津迷渡,步履徘徊,于艾蒿从中的艾蒿处,寻得天地间的一片清凉。茆帆居士的画,先除以人间,再乘以人间,然后空空如也,譬如李叔同的“无上清凉”,是清冽的抱箧独行,也是浓烈的爱与哀愁。

本贴由作者于2006-12-25 15:31:44修改过


本贴由疏约于2006-12-25 10:35:16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