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那些无以名状的事物与爱 ●湖北青蛙


  在老杜甫呆过的地方,在成都,前前后后总有那么一批有名无名的诗人在写作自己的诗歌。四分卫就在这样一个盆地里,这样一群人中间,臆想外部的世界并构造他自己的诗歌图景。
与其说成都平原是一块盆地不如说这盆地是一座房屋:四周的高山有如墙壁,而盆地上方的天空,不妨当它是深蓝的夜里的房顶。这样的房顶,有如开有天窗。这样的天窗让我们见识眼界所到的上端浮起的云霭,并让我们感受到自己的狭小和远处的无穷大;透过这样一块云遮雾绕的“玻璃”,看见我们捉摸不透的物件出现,体验与我们不搭界的外部世界的莫测神秘和不可定义。
那与我们远远相隔的另一重世界的图景,似乎与我们毫无干系,但一经想起又使我们怅惘不已。与那遥不可及的外部世界相对应,我们活在世界的另一尽头另一地区,仿佛活在世人不知的无名角落里,需要有人来作一介绍:我认识的一名青年,他的名字叫杰拉德,他住的镇子叫索兰镇,他豢养了一堆犬只、竹节虫和蜈蚣。他在1982年改造了房顶,他改造了房顶之后 “陆续有无法定义的物件经过天窗”。他在深蓝孤独的夜里,躺在屋子中仰望天窗外的天空——“一些事像爱大面积地来,大面积地去”。
  这名青年为什么有“杰拉德”这样一个外国名字?为什么住在一个仿佛是外国的叫“索兰”的镇子?为什么住的地方就是一个镇子而不是一座城市?我们可以这样理解,陌生化带给读者亲切的陌生,远方留给读者不可探访的遥远,小地方培养了读者对小地方的孤独感受能力。而事实上,杰拉德可以是四分卫自己,索兰镇可是成都市锦江区,所谓的天窗不过是作者躺在一方小天地中仰看了世上来来去去的白云,并从来来去去的白云中,再次体会到世事纷纭与爱之得到失去。
  诗歌第一节起始就点明了故事的主人翁,地点,然后第二节明确了故事发生的时间(1982年),说明了事件的发生(主人翁改造了房顶,陆续有无法定义的物件经过天窗)。短短几行句子,使这首诗迅速具备了小说的基本要素与雏形。作者以追述的笔调,渲染了过去年代(1982年)在永逝时间中的特有位置,使之具有了回朔真实历史的力量(而这一切又完全出于虚构),那未及明述的“一些事”就有了可供推测与想象的轮廓与结论。寂静深蓝的夜里,在我们力图想明白、弄清楚青年时期无可明状的一些身影与无可复加的哀恸之后,时至今日仍然无法忘怀与定义那些过往,而他人转过身来变成自己,而西方调过头来是东方,所有的情绪缥缈世间具有了可以丧失的物性。
                     2007-4-5于成都银丝街

一些事(选自组诗《索兰镇》)
作者/四分卫

他的名字叫杰拉德
他住在索兰镇
豢养犬只、竹节虫和蜈蚣
他热爱玻璃
1982年
我认识的杰拉德改造了房顶
1982年
陆续有无法定义的物件经过天窗
杰拉德,一个白人青年
在深蓝的夜里躺着,仰望
海很远。一些事像爱
大面积地来,大面积地去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