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空枝 ●沈鱼


此刻


在屋子谈论天气像一个读书人
在雨中回家像一个异乡人
其实我是在文字中描述故乡
在浴室里反复洗手
时光弃我如污垢

一只鸟,翅膀疲惫而下垂
一朵鲜艳的梅花,雕刻在衰朽的肌肤上
一场爱情无非一场旧梦
一夜狂欢无非一夜宿醉
我舞蹈、无人喝彩
我摔碎了镜子,但没有一个心碎的人


空枝

“怀念使生命漫长”
——沈鱼


空气中弥漫旧铁器锈蚀的味道
像海藻,像你浴后的香气自发梢滑落
坐在傍晚的窗前,窗外湖水波动
有风吹过树林,有风吹过芦苇,有风吹落鸟鸣
有鱼儿翻出水面,衔走桃花和青丝
有灿烂桃花,遮没你脸颊的忧伤

“怀念使生命漫长”,而见面会破坏想象
事实是,我带来彬彬有礼和未入肌理的寒暄
而你则展示出浓妆、浅笑和鱼尾纹
我默默饮酒,抽烟,有时会抚摸鬓角乱发
有多少明媚往事都不过是一场微醉
“而你郁积的怀念并不足以制造一次狂呕”

“把一颗心,说成花凋之后的空枝”(罗盘)
把一个人,怀念成你想要的样子
她可能穿着粉红色风衣,可能面目阴沉抽着摩尔香烟
她不可能知道你左心室右侧的那道伤口
和伤口上被泪水浸透的名字,正如同
我坐在傍晚的窗前独自手淫时,想到的
“可能是你,可能是她,可能是
最不可能的……”(沈鱼)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