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两片云 ●啊呜


云之一

爱一个遥远的人
没有冷暖相触,只有
回眸一笑,虚设十年等待
坐看草枯风起,这肉身的时光,也会聚拢来
我是否已经打盹,飘于幻象之外,把抒情留给了歌者

云之二

你说,生死不过一瞬;
你说,痛苦的只是人生。
——云说

(1)
我们各事其主,握紧各自的光阴
策马西风,有雪,午时三刻
我们穿过乾门,车水马龙
听,是大军杀过的呐喊声,残留在车辙里
身后隐隐马蹄急切,我已经握了你的手

(2)
小巷中,有小人出没,吹拉弹唱
偶尔浅笑诡异,你定然会不寒而栗
握紧、握紧,即使有座破庙
我们,也安稳如初

(3)
而,一刻庭院清幽,一刻尘土飞扬
起风了,你被吹到哪家屋角,遥遥地望我
湖水满是褶皱,你看不到我
把自己的枯骨送到坤门,等你,风
穿过胸膛,呜呜响,是我悠长的箫音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