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回忆 ●叶开


春天过去一半

这是一种什么气息
我走不进去
鸟儿们也不告诉我
春天过去一半
一把刀子的最大用处
完全就是
从右手上切掉一个与它相连的女人的手
再让另一种东西接上
春天过去了一半
鸟儿们还未曾从南方带回什么
比如苹果、乌云
比如弯形古币和苦枳
比如,一列不断提速的火车
但我其实要说的
跟这些事物都无关
你看到的
就在刚才,一个太阳从湖面上
不停燃烧


回忆

不是我们遗弃回忆,而是回忆尘封了我们
我们失去了一个又一个早晨
事实上,整个冬天
冬天都盘踞着阳台和双人床
盘踞着君子兰
有一个人,一直从近处
向我们的房间里挖地道,或者是从很远的地方
也可能不是一个人
而是一把行动自如的铁锹,一头受伤的豹子,一棵杨树
或者是两个人、更多的人
那些飘浮的鸟群扇动着空气
在旁边,还有一些被侵犯的河流
事实上,等到春分时节
她们才散发出淡淡的好闻的气味和哀伤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