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觉“色” ●古吉央央


    年前,有人想找我合伙做服装生意。做自己的牌子,当然要取个名字,我用繁体写下了“觉色”两个字,并解释说:“觉色”谐音“绝色”和“角色”,暗通这牌子的服装让着装者有“绝色”之姿;但无论你是否“绝色”,到头来,还是尘世中一介微不足道的小“角色”,因而最终能“觉”悟到“色”原本不过是镜像,既有衍生,就有幻灭,拥有内在的真美才是根本。
    说完很自得地等着对方来点溢美之词,不料,他半晌不开口,瞅着两个字慢悠悠地说“我好像在哪儿见过这名字的店,哦!是赏色。”繁体的“觉”和“赏”确实很接近。后来在看市场的途中,我不仅见到这间“赏色”,还见到很多店面上都挂着各种各样的“色”,什么芊色,古色,纤色,包括绝色,看多了就觉得以“色”命名真真无趣得很了。
    这些“色”店不是经营服装就是美发美甲,仿若全世界的色都集中在女人身上,古人的“女为悦己者容”变成现在的“女为悦己者荣”,再没有人只愿意拥有一悦之“容”,一个人也不可能满足“荣”的需求量。很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卡门”的时代就到来了,对“自由”自由地理解和对人生难以驾驭的出轨态度,让这世界“色”、“情”泛滥,一生一世两情相悦的纯洁恋情,成为当下时人的爱情梦想。
    小时候,“红颜祸水”这种对女性贬义的词我是非常反感的,如今恍然明白,若不是有这些个“悦己而荣”的红颜,断不会有宁肯花下死的风流鬼。
般若心经里“色不异空,空不异色”我是突然开悟才彻底理解的,颠来倒去其实就是一个“无常”。索命的黑白叫“无常”,黑白两色囊括了大千世界所有的色,任你什么色都逃不出这一黑一白,一阴一阳,消失了呲姹的表象,生命的意义顿然失重。
    活了一辈子的人到弥留之际才审视生命的意义,而韶华已去,此时,若能“朝闻道,夕死可矣”算是此身无憾的奇迹,而有几人能有此好运?就算有及时醒悟的人看明白红尘幻影,人世无常,若有了“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机会,他是否珍惜抓住了,也只有半数的可能。
    空与色,色与空,即便看明白了,也不一定解脱了。生而为人,幸也?不幸也?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