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身在初夏 ●阿固


  很多天了,我一直想写点什么,不要诗歌。在很多的时候,我一直都强烈的拒绝诗歌,尤其是生活中,因为生活,远没有那么多诗意。诚如我在多年前的某些时刻说过,我对这个尘世充满了厌世的感激。因为我是个容易知足的男人,所以我很容易读懂生活的每一种表情,每一张面孔。所以我珍惜身边匆忙来去的女子,她们是那么让人爱,让人怜惜。所以我在前天,写了《无题》。而我并不想你们把这看做是诗歌,只当语录。但是请记住,不要崇拜我。我写字,仅仅是因为我有话要说。

[无题]

过去我怕红颜一味地老去,怕她不可与我一同终老
而现在我怕的是,任何一段时间
她都不肯与我终老


  而后,我删去很多字,很多字。我把她们一一删去。但是我没有左后卫的天才,我不能保留下来,我没有那么值得的女子。及后,觉得自己其实太矫情了,所以在QQ空间里写了一句小狗刀刀的话:生活,其实就是和一些人,一些事的相遇。然后我对自己说,我不能成为我希望的样子,毕竟时间过去的比忘记要快的多,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淡然一点呢?就好象夜里突来的那场暴雨,你还来不及去捕捉,一切已经结束。这多少有点象我一直念念不放的当年的情爱。

[闪电之后]

还来不及去珍惜,还来不及细看,那张帷幕之后的脸
这场初夏里的暴雨,就已经降临了江边的城市
匆忙的人群从滨江路,急急地向自己的房间流泻
有一艘渡轮停靠在码头,静静地淹没在黑夜暴躁的情绪里



  尤其是今天下午,坐在“青林橘海”,林外是夏日炎热的气浪,身在林中的我,鼻中嗅着那幽幽的香气,真仿佛我是生活在纸上,有人把我,翻了一页,是那么的清爽,那么的崭新。随行的朋友说,这样的地方,应该有知己做陪的。但是我把心翻了一遍,又翻了一遍,居然没有找到一个可以分享的人。便强烈地怀念起一些人来,四分,马力,黄沙子,鹅鹅,古吉央央,还有梳子以及云儿等等,我想,这几个,总该有知晓我的吧?比如亲爱的青蛙。所以我决定把这些记录下来,告诉你们,我其实很羞愧,因为我始终没能完成一首完整的诗歌让你们感慨和传咏,因为我更愿意的是过一种惬意而随性的生活,我怕让你们失望和遗憾。所以,请允许我在初夏的夜里,为你们撒一次娇。
  这,总是让我一想起你们,就不停的出汗,因为总觉得自己对你们说了谎,即使夜晚,凉风徐徐。即使初夏炎热,春天已经走过,而我才刚刚开始怀春。

[在河湾]

河水平静,若那橘林中淡淡的香
让人错觉是女子指甲上,银色的光泽

有两艘小渔船,静静横在岸边,一只灰翅膀的斑鸠
在河洲上空,飞起又落下

我看到水下的影子,象我过去落下的年华
有些动荡,有些模糊,甚至有些传奇

而最让人恼恨的是,如此平静的水域
我都不敢渡舟。虽然这并不是爱的两岸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