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马力《五月六日:乱花渐渐迷人眼》


西南诸省的美人们曾经在我的初恋里宽衣、补妆,
回忆一群西班牙海盗。两条腿的妖精们,
她们的子宫是人类通向来世的唯一出海口,
途经四川、贵州、广西,从北海直奔下一个人生的起点。
在那里,我喝完最后一瓶红花郎就上路,
到西牛贺洲娶他妈几个绝了种的良家妇女,站在海边,
涨潮时听见另一个世界有人喊我回去喝两口小酒。

我担心的不是死,死是刚刚灌下的的半斤老白干,
我担心的也不是生,生是橡皮擦擦掉的一年又一年。
我担心自己搞不清楚你到底是哪一个女人,哪一段感情,门牌号在哪里?
如果你愿意,我们就到海边划船,
划向内心最柔软的海湾,傍晚海潮涌动,
虎斑贝、海菖蒲和海星趴在珊瑚礁上,
遥望我们下辈子纵横江湖,在那浪漫旅途中去生离,去死别。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