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沈鱼《恍惚之诗》


词语的建筑淹没了你。一开始你吟咏、歌唱
然后独自跳舞,在阴暗幽冷的午夜,在上海

晨雾中你感到忧伤,黏稠的污水结成冰霜
袖手走过中兴路、永兴路、西藏北路,有时
抄近路拐过太阳山路菜市场,人声鼎沸中你听到
梧桐枝被冻裂的脆响。叶子已经落光,抬头
灰蒙蒙的天空延伸到记忆深处,所有思念
过的人都背着身子,走在绿柳成荫的湖堤上

一日的疲惫倒在一页泛黄的A4纸上,我写下
“在生活中侧身”,又比如“坐望时光飞逝”
中午在南京东步行街小憩,看见一个貌似小巢的人

傍晚短暂的时光温润且弥漫芳香
晚餐后坐在沙发上,看天色渐暗,看麻雀低飞
人世有漫长的折磨,人世也有琐碎的安慰
有白切鸡,有猪肉炒蒜苗,还有萝卜排骨汤

夜晚裹着毛边纸入睡,可以见到许多想见而见不到的人
隔世我仍然愿意喜欢你。尘世如烟,唯有真爱如灯
于灰心处骤然亮起。相伴把这有时黯然有时欢喜的人世
慢慢过完吧。我佛慈悲,菩萨保佑,早生贵子

哀怨这个词泪痕未干,但已经睡着了
明月当空,我写下,但不说出
悲欢未尽,我乐于深陷其中,并乐此不疲
生活是一首歌,有时默诵,有时低吟,有时恍惚
2007年,丁亥之冬,苏州河边传来一声“喂”
我低身拾起落花,并收入左胸口的衣袋

2007.11.29

本贴由沈鱼于2007-11-29 9:28:58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