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旬璐《新疆记忆》


1

我曾经在一列飞驰在天山脚下的火车上
看到一个骑在马上的牧羊人
他,怀抱着冬不拉,头高扬
马 ,蹄儿悠闲
风,似乎是轻轻地,轻轻地就吹绿了
马道,马道旁的小溪被羊群簇拥着
在远处拧成一条丝线,把我的心挂起
火车钻进了隧道,之后就是一片黑暗
在黑暗里我听到了一声声的羊叫

我还能记得,那是一九九八年七月的一天


2

我第一次在库尔勒郊区的田边
吃了第一口西瓜时
不瞒你说,我想起了我的老妈妈
她坐在关中平原的炕头
再怎么着想,也想象不到
世上会有这样的西瓜:
咬一口,顺着嘴角流出的汁就会凝成糖浆
吃一牙,沙的口舌蜕皮

我的嘴烂了,但我还是决定带一个这样的西瓜回关中
虽然火车跑的又快又稳
到了下车的时候,它还是响膛了

3

乌鲁木齐,我忘不了你
你冻坏了我的鼻子疙瘩
你的雪把我捂在招待所的房子里
三天三夜
三天三夜,我就吃了大盘鸡
没有一星点醋,我消化不良
连放屁都辣心

乌鲁木齐,我忘不了你
有一位哥哥要用酒给我暖胃
酒一倒进杯子里,他就给我唱歌
一倒进杯子里,他就给我唱歌
等他唱高兴了,我的头也烧晕了
一把把抓着地上的雪往嘴里塞
乌鲁木齐,我忘不了你
有一位姐姐,用豆苗和西红柿给我
炒了一盘菜,再加一碗手抓饭
姐姐,我吃出了关中小院的温馨
姐姐,我吃着豆苗菜流出了眼泪
你不要笑话,在冰天雪地的乌鲁木齐
姐姐,就是你了

乌鲁木齐,冰天雪地的
你说,叫我怎么忘记你呢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