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孙非诗集《滥情舫》
孙非诗集《滥情舫》
作者:孙非
编号:硬集字[2009]24号
出品:硬骸堂中文网
发布:2009年8月23日
 

硬骸首页-电子诗集-孙非诗集《滥情舫》



  《 当我们同在一起 》

  〈 末末 〉

末末翻窗户走的时候
背影像一个闪亮的甲虫,在下半夜,拱几下,不见了
我其实是很伤心的
伤心得都想不起来他开始是怎么来的

但住在防盗网里的人
一再闪躲小胡髭下面的嘴唇
摇摆的荒凉,慢下来
慢下来,拧紧节气的瓶盖
手捧心口

第三次写下末末
我更愿意相信他住在我的耳朵眼里
我听见的每一点动静
都必须,从他经过


  〈 我们的旷野 〉

当然,我们不在,旷野也那么好
祖祖辈辈就是那么好着的

譬如牲畜的眼泪那么苍凉而干净
譬如梅雨天背光的花墙生满绒密的触须
譬如礁岩在湖畔自断手腕
譬如水杉树优雅着不可能的贯穿
譬如陈年的稻谷犹豫着剥裸的必要
譬如水将水渴死而其实惺惺相惜

而我们压扁了萱草
擦着激灵灵的静电被戒尺罚站
都不可以指认同谋
小学校的点名册那样大喇喇地脆声而应的
缺席的眼神
说来含羞,至今犹在,断点续接的
汩汩泛青


  〈 场景以外 〉

一个众所周知的场合,因为愿意
而成为特定
和另一个男人操练违心
亲爱的,我独自抵达聚光点
给亡灵吃迷药
亿万次堕落不够
一场好电影安放进体内的夭折

各种方言的传记,悉数在返乡途中变形
你信不信—— 随便你翻一页
有毒有解


  〈 我说 〉

一个夜晚要用掉多少墨,才能
制止搅乱深冬的体香,蒙着脸,枝繁叶茂
或者呼朋唤友,听他们检点过失
我笑,我说:
烹桃花养颜
食野萍清心

但对亲爱的末末,我说你要
在床上犯罪
在纸上忏悔


  〈 还是末末 〉

再深入一些
期期艾艾。红的面颊,或者葵花
恣肆而温从
熟很多籽儿
给末末他
有滋有味,嗑一阵


  〈 当我们同在一起 〉

经过惠特曼的割草机,末末,挺挺腰杆
天亮了。但是阳光冰凉
比我的十八岁更怯生生的
凉,挨着你睡
末末,青石台阶响着神明的鼾息
在头顶三尺
我们共享,众生共享
包括冰凉阳光

我们跌跌打打,与倦怠顽抗
当我们同在,那么多爱,连伤疤都爱,连情敌都爱,连散场都爱


  〈 快乐的事 〉

末末,我们打赌,总是你赢
末末,我们听歌,总是我哭
末末,我们叹气,末末,我们不写字了,末末,我们打打坏主意
末末,末末,末末……我不停地唤,这真是一件快乐的事


  〈 戈多 〉

我要吃掉这些卷着小舌头的纸片儿
就这么说定了
这是我唯一不能与末末分享的
小小的妄念
我惧怕噩梦,更惧怕失去做梦的骄奢

这一夜真过瘾
我还可以有更多过瘾的夜晚
但是,这一夜在眼前,我手背上的针痕,痒痒的
戈多,我感冒好了,我又可以撕碎你玩了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01-2011 硬骸堂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