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孙非诗集《滥情舫》
孙非诗集《滥情舫》
作者:孙非
编号:硬集字[2009]24号
出品:硬骸堂中文网
发布:2009年8月23日
 

硬骸首页-电子诗集-孙非诗集《滥情舫》



  《 河流 》

   〈 饮 〉

“让我们更丰盛吧”白纱裙和慢三轻攘码头
缓步消长的迎拒,悯惜那缴械的

仅仅在尾随你的皱褶,整个两岸甘做脚本的活页夹
效劳于崇仰,和荒

那喋喋是咬钩的抽搐,筛下些哑然
美得像黑种妙龄女子的胸

邪异而坚贞地敞怀,完全的奉献这私心
“我死之后你还将饮谁?”


   〈 梦 〉

终要被君临,一场好睡,不存在迟到早退
用之不竭的思慕,冰点,沸点

“不存在不存在”每当珍珠在底罅打趣
肉葵盘嵌几颗硬砂,发烧地表白“热爱,热爱……”

何等的热爱;纯然的莽行;宣称死也要窒息在海里的
粉笔吻在卵石上的鼻音

规矩地因人索价的杀手;涂料中胶的比量;乌托邦
啊,亲爱的—— 你捂住我的眼睛做什么?


   〈 蕨 〉

然后你捋顺我的流苏,咝咝作响地笑
你的舌头和禁书一个味道

参与过你的隐喻,你的妙不可言,以及稀松平常
大风吹过来,在我头上撒满水晶

和尖利的哨声,光源,冷
还是会冷么?我们在我们之间不停穿梭

殷殷地见证,肿如誓言的肢体,饲鱼尔后
在水中,日日新装,横流


   〈 流 〉

含混的裹挟物,浮沫得太早,送回去又太迟
终于你的手,或者显而易见的性征,也显得有力无能

毕竟东流去—— 我甚至想欢呼
河流满世界。分岔,汇拢。而我们只管流

你照料你的咽喉。我漂洗我的小衣。你沉默,你沉湎
我钟情,我效仿,但我低头,不能把我的嘴唇贴上我的胸口

只在零度之上设法,窃听,记录
并把脏器们暗使的坏,喷上字幕:下游大好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01-2011 硬骸堂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