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孙非诗集《滥情舫》
孙非诗集《滥情舫》
作者:孙非
编号:硬集字[2009]24号
出品:硬骸堂中文网
发布:2009年8月23日
 

硬骸首页-电子诗集-孙非诗集《滥情舫》



  《 可怜无数山 》

  < 1 >
    
在昨天的西北,再好的身子骨终耐不住冷血
对面又怎样?没赶上纸捻搭桥、鞋底儿朝天
我临时抱佛脚死记的半阕词谱
也比营前的拴马石沉,一股脑的汗腥
倒不是没勾搭些水磨的民间的嗲味
而前夜到后夜不及三拃,打几个拍子就已充满
你摩挲活色生香的腰肢,很多力气纷纷小死

  < 2 >

掩饰这活儿,光最拿手,我从你背后抱住八百多年长短句
热得发抖。妖精久候不至,也不知造了哪方乐土
唱曲儿,摸鱼儿,掷色子,赌亵衣
快活够了,没准还装个小可怜,哀低低地掩半边嘴儿唧哝
我突然也会嫌烦,指着年画叫小厮们来看
艄公,和他多汁水的女人,说到鱼米,就笑得打跌
指着艳阳,青纱帐就簌簌作痒

  < 3 >

谁们在向阳的坡上抽穗,翕动它自己动,腮或者肺
有时候光脊梁贴着墙,调试胸口的频道,调到长安也不难
只可惜不能快进倒退
小和尚撞钟,春天托夏天照料那棵歪脖子老柳
据说这品种最宜上吊,所以秋风难过得结结巴巴
怕年底算帐有些事说不清白
冰雪早在正月就有了交代:说慢就慢,说快也快

  < 4 >

带发修行的前夕,我典尽身家,设下肉林酒池
一十三个襟口暗香的美姬,离地三尺地摇,似有若无
让受贿的长袍情人们,胡须打结,走路跌跤
你将作为突如其来的细节出场,噙一颗灯草
额头干净,连同那些器皿,和我们打过的贴切而糜烂的比方
宣布解散
我将永失所爱,但不是在人间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01-2011 硬骸堂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