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孙非诗集《滥情舫》
孙非诗集《滥情舫》
作者:孙非
编号:硬集字[2009]24号
出品:硬骸堂中文网
发布:2009年8月23日
 

硬骸首页-电子诗集-孙非诗集《滥情舫》



  《 流 》

尾生抱死  留给了桥做小小的噱头
—— 但水不是劫后
皂角胰子香波  前世今生衣裳
            ------ 题记



因为三万度有无  天空底下  悉数在
但不被认出
她想停下来睡  太轻的吐息
虚张些拱于底罅的影子  太轻的美
在火页岩的坡脚  覆盆子一样沤腐

而水从来就不耐烦构图
她说要  寻思杖笞三十也罢  葫芦嘴下
转弯的志异
遏止在窥测的一杀  胼手撇捺
整个冬月当孵出
一仄水溜的肩胛  搁置酒器

确是没有消息  哪怕打击  来自于能够算上的
热爱  
如人所料  迥异也将雷同  
新老情调  肤表的悒郁  端庄而
耐压  无处不可栖止
拍碎坛封  依稀魏晋  拢统于镜面撤去
竹叶青
春衫小
手种榴花  搔首略似

“来不来?来不来?”
听说她宜喜宜嗔不宜脱了弓鞋侍虎
听说她可近可远不可曳着浮漂追鱼
一笑有一笑的空
三两裂帛的风  昭雪般致命

玄机必差一发  春光总是大好
逢双艳歌
逢单疾行
疾行  在沉渣的深漩  有时踢疼脚趾呻吟
以挟筷的手势拈发
黑而亮的寂寞的
绝种
也只有东风无力
也只有河汊私奔久后

水的嫌疑被排除  月亮地里  洗耳目
偶尔也乐于脂墨  
更赖天成  声色  并些许扰攘  爱恋  仇视
并些许迟迟
近乎拨弄灯芯的
啜泣
不一枚举
事实上总在顺势  即便波折

即便炮灰  或者鸟粪  横竖谁不是正经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01-2011 硬骸堂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